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八十八章:惊世豪赌!
    对方将领更是连连摇头。

    这完全就是一个来捣乱的,可就要害得他们一方大将一只手,果然红颜多祸水,偏得还是这么个丑丫头,幸好戚老仁慈,没要北辰琰的一只手!

    凌兮月抱着摇了好一会儿,才哐当放下,长吁一口气,额头都冒出了汗水来。

    对面的刺青女子觉得有些可笑,又不得不忍住,只嘴角露出一点讥讽弧度,看也没看,便抬手掀了自己的骰盖,开口的嗓音自信满满,“清一六。”

    六颗骰子,全是六点,最大,根本就没得比!

    凌兮月抿唇,表情变得有些凝重,捧开自己手中的盅盖。

    简直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一团凌乱,一点,两点……就差没连成一条龙了。

    “我输了吗?”凌兮月似乎有些看不懂,回眸望向北辰琰。

    那刺青女子本还只是一副意料之中的平淡表情,此时但一听这话,差点给气得笑出声来,让这么个傻子来和她玩,连几点都还数不清,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北辰琰仔细看了看,喉咙微干,微咳了声,依旧低低安慰道,“没关系。”

    马隆摇头,顿觉生无可恋。

    王爷你是没关系,有关系的是他啊!

    “可能是彩头不够,所以我发挥不出平日的好水平来。”凌兮月扭着眉头,似乎有些懊恼,最后哼哼着望向西陵墨谦,“不如我们再加点筹码,更好玩一点。”

    马隆一听这话,控制不住眼皮子狂跳。

    得,这还要加呢,他的一只手给王妃玩就玩了吧,能代替王爷牺牲也算光荣,没白牺牲。

    西陵墨谦安坐在旁,闻言浅浅对上少女双眸,温和一笑,“离王妃想加什么筹码。”

    凌兮月朝后招手。

    穆西立刻捧着手中黑木盒上前,打开。

    那是一摞地契,盖着北辰琰的王印,天临皇的玉玺……各种官批。

    “离王妃这是何意?”西陵墨谦看着那些东西,乌黑的双眸终于泛起一点涟漪。

    “这是离王在月神国与龙翔之间,八百里要塞封地,地文,地契,税契……”凌兮月抬手指过去,双唇嗜血般绯红,“既要赌,我们就赌大一点!”

    马隆老眼愕然一瞪,望向穆西。

    他就说,这小子去寻王妃,怎会迟迟不归,竟去王府拿了这些东西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别说他的一条胳膊,就算将他整个人赔上,也不值这八百里封地啊!

    西陵墨谦怎会不认得这些东西?

    凌兮月抬眸相对,红唇缓缓轻吐,“这岂不比断胳膊断腿儿的,更让人心跳。”

    “这……”他身后的银袍老者,也被凌兮月这一举动给惊着了,一眼看向北辰琰,真的是心惊肉跳。

    那可是北辰琰的封地,她一个妃子,一介妇人,能有此等权利!

    西陵墨谦抬眸直视北辰琰,“离王以为如何。”

    “定王敢否。”北辰琰只回以这样一句。

    这世上哪有空手套白狼的好事,要得到,总得付出相应的风险不是?

    凌兮月笑眯眯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龙翔北方边塞,湖州以北近七百里地,是定王你的封地,盛产荔枝,那可是我最爱吃的东西了,眼馋已久。”

    她一字一顿,吐出最后几个字。

    “此事绝不可以。”北辰景猛一起身,一听这话,差点给气得头顶冒烟。

    这女人简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现在竟为了自己的口腹之块,拿八百里封地去赌,也不是去赌,这完全就是双手捧上,直接送给人家!

    凌兮月掀了眼皮子,淡扫北辰景一眼。

    “北辰琰,你听见没有!”北辰景怒不可遏。

    可北辰琰完全未给他一个眼角,冰眸一眨不眨的迎着西陵墨谦的眼神。

    那块封地是北辰琰所属,和私人财产无异,怎么的也轮不大北辰景来指手画脚。

    西陵墨谦眸光淡淡看着北辰琰,一时沉默。

    “好,很好,你就纵着凌兮月胡闹吧,本宫看你该如何向父皇交代!”北辰景见自己完全被忽视,真的是怒发冲冠,气急之下直接拂袖而去。

    西陵墨谦倒多看了一眼北辰景怒气冲冲离去的背影,眸色若有所思一深。

    “怎么,定王连臂膀都敢赌上,我们也爽快应承,怎么到了你那儿,就这么块地儿倒畏头畏尾了。”凌兮月言语有些不爽,像小孩子耍脾气一样。

    这言下之意,你说赌手赌脚,她方奉陪,这轮到她们提条件的时候,怎么就缩头缩尾的了?

    哪有一点王者气概,连她一个小女子都不及!

    北辰琰一笑,他的小王妃闹脾气了呢。

    “王爷——”西陵墨谦身边的年轻将领双颊绯红,恨不得立马扑上去答应,压低了嗓音激动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错过再无!”

    那银袍老者过去,眼神狠狠一定,朝他缓缓点头,那双重瞳之中的诡异色彩越发浓重,充斥着一种决然,心脏跳动的频率跟着不断上浮。

    放心,只要有他在,也绝不可能输!

    八百里封地啊,不费吹灰之力得手,就算赔掉他半条命都值了。

    “王爷放心,属下有十足的把握,在这张桌子上,属下还从未输过。”刺青美女更是沉眸决绝,笑意越发神采逼人,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若能趁北辰琰斗红了眼的时机,凭她一己之力,得下八百里沃土,定千古留名!

    再说,这一场豪赌,有悬念可言吗?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西陵墨谦心中激起涟漪,眉目依旧温和无波,笑言,“小王此行匆忙,并未将这些带在身上。”

    “有王印,地文,和定王的手印,亲笔签字便可啊。”凌兮月回眸望向北辰琰,一副她说的对不对的询问模样,一边招呼旁边宫人上前,“这些定王应在身边吧。”

    笔墨砚台纸,一应俱全。

    “请。”凌兮月抬手。

    西陵墨谦黑眸深深,收到旁边银袍老者的颔首示意,抬手顿了一会儿,他樱唇微微一扬,快速提笔写下契约书,从怀中拿出王印盖上,“离王妃可想好了如何收场。”

    最后,他笑问凌兮月一句。

    “我没想过要收场啊。”凌兮月如此一回,满眸懵懂天真。

    八百里封地,七百里沃土,真真一场惊世豪赌!

    还没开始,马隆将军都已经腿软了……

    先别慌,他现在需要人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