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171章:野外作战?
    说话间,凌兮月指尖晶莹的指甲还轻刮着他后劲的肌肤。

    女子身上淡淡的药草清香,揽入怀中的瞬间,刺激着男人每个毛孔都燥热起来。

    “你个小妖精,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北辰琰低哑的嗓音染上浓烈的欲火,瞧着身下的小妻子,冰眸深处仿佛有熔浆翻滚。

    不知是不是吃多了鹿肉的原因……北辰琰感觉今天的自己越发难以控制。

    瞧着他那双眸绯红,憋得额头都快冒出汗水来的样子,凌兮月两手挂在他脖颈,失声大笑,嗓音清脆若银铃,顺风之上传遍这片山川。

    北辰琰粗喘着呼吸,不知缓了多长时间,才慢慢冷静下来,拉着少女坐起身,如若珍宝搂在怀中。

    他不能就在这样的地方,这样随意的要了兮月。

    “其实我还蛮期待的。”凌兮月噗嗤一声。

    她经历过很多次野外作战,但就是没尝试过这种方式……

    北辰琰被凌兮月这样一句噎得嗓子都一阵疼。

    “会让你试试的。”他轻瞪凌兮月一眼,搂着她,对着噼啪燃烧的焰火堆坐下,嗓音还有着欲火未退的沙哑,“等过两日各州的事情都理清楚了,就举行封后大殿。”

    上一次婚礼留下的遗憾,他一定要给兮月补上,给她一个最为盛大的封后典礼。

    “不急。”凌兮月把玩着他肩头散下的一丝墨发,其实她不是特别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对于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只有身边的人,才是最真实存在的。

    “我急。”北辰琰撇凌兮月一眼。

    凌兮月又被他这两个字,堵得一噎。

    都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这是反了?

    额……好像也不对。

    她可不是太监!

    北辰琰冰眸轻抬,望向那无尽黑暗的远方,醇厚的嗓音若美酒醉人,缓缓出口,“我要让这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北辰琰的妻子。”

    分明是平铺直述的一句话,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黑暗感。

    直到现在,回想起澹台云朗将凌兮月‘掳走’那么长时间,还试图将她困在身边,北辰琰都想杀人,若此时直面撞上,那肯定会闹出一场好戏来。

    “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凌兮月连声点头,笑眯眯附和。

    不知道这家伙整天都在担心些什么。

    北辰琰垂眸望向怀中的小妻子,“谢谢你。”

    “谢什么。”凌兮月挪了挪脑袋,寻了个更为舒适的地儿躺着。

    北辰琰一笑,冰眸深深的色彩比那漫天星辰还要璀璨惑人,“所有。”

    凌兮月两手抱着他炙热大掌,抬眸对上他深渊般的眸,“琰,我们之间无需言谢。你只要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她眸光定定,“无论有任何事情,我们一起去承担,刀山火海,虚弥地狱,只要是你要的,我都愿意为你去闯,你为君,必得胸怀天下,但我只是个小女子,只想管好你一个人。”

    北辰琰紧紧回握住怀中女子的手,胸膛之中若万马奔腾嘶吼,无法平复。

    这是他的兮月!

    此生无憾!

    巨伞般的大树下,篝火冉冉,两道身影相依相偎,融为一体般,早已不可分割。

    那美好的画面,胜过世上任何风景,让人不忍打搅。

    不过,偷得浮生半日闲,这样的美好总是短暂。

    “皇上,宫中的消息。”

    穆西的声音飘来。

    北辰琰和凌兮月对视一眼,两人眼神都颇为无奈。

    这样,北辰琰不得不回宫处理,而凌兮月的‘三天特赦’还未到期,所以就没和他一起回宫,依旧回了护国侯府。

    只是西山距离京城路程不算短,她慢悠悠回到侯府时都已是亥时。

    不过没想到都这么晚了,有人还等着她。

    “妾身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兮月阁外,等候了一晚上的柳飘飘见凌兮月过来,赶紧跪在地上,叩首行了个大礼,倒是颇为规矩,挑不出任何毛病。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公子哥,人模人样的,也跟着叩首跪拜。

    凌兮月垂眸瞥着两人,“有何事。”

    她说着朝内走去。

    “皇后娘娘,妾身知道有些冒昧,但请皇后娘娘救歆儿一命。”柳飘飘起身追在凌兮月后面进屋,声音哽咽带着哭腔,“现在只有你能救她。”

    哭着说着,她的眸光却在四下扫视,也不知在看什么。

    “战歆儿?”凌兮月在软椅上坐下。

    这不是搞错了对象,让她去救战歆儿?

    柳飘飘跪下,爬着过去,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满是泪水,“歆儿被老爷子禁足在祠堂,不准任何人探望,我听说歆儿已经绝食整整一天了,求皇后娘娘救救她!”

    说着柳飘飘连连磕头,磕得额头都破了皮。

    看得出来她对战歆儿的关心不假,确实是亲妈啊。

    凌兮月挥手制止,不由得有些好笑,“这事本宫听说了点,只是她绝食是她自己的意思,本宫可无能为力。”

    “只要皇后娘娘去和老爷子说一声,老爷子一定会放歆儿出来的,歆儿也就不会绝食。”柳飘飘面带希冀地看着凌兮月,作势又要磕头。

    凌兮月眉头微蹙,不再制止,她一想,“确实如此。”柳飘飘眸光都是一亮,只是还没高兴到几秒钟,便见凌兮月忽然一笑,“可本宫为何要这样做。”

    这是来搞笑的吧?

    说句不中听的话,战歆儿想死,就去死好了。

    “娘娘……”柳飘飘语塞。

    “皇后娘娘。”柳飘飘身后的公子哥跪下,“表妹只是一时口快,冲撞了娘娘,老爷子顾及皇上不得不对表妹小惩大诫,但歆儿毕竟是战家血脉,若真在祠堂有个好歹,这于娘娘不利啊……”

    凌兮月抬眸,淡淡望过去,“你又是哪位。”

    “这是我娘家侄儿,这两日正好在府上做客,很是担心歆儿的情况,所以冒昧跟着妾身来求见娘娘。”柳飘飘赶紧道,一双眸子再度左右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