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371章:议亲!
    “这是我雪域独有的冰玉花茶,产至于百丈冰原幽谷深处,这次出门我正巧带了一点,兮月可愿品上一品?”纳兰雪衣面上带着鲜有的浅笑。

    那样子,就似一朵冰莲,在漫漫飞雪之中,徐徐绽放。

    相信这世间任何人,见到如此笑容,都难以抗拒,更别说女子。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凌兮月也不例外,毕竟美好的事物,都会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上两眼,但这个时候,她担心着北辰琰的情况,还真没什么心情。

    还有一点,她对茶,也不怎么感兴趣。

    可是凌兮月刚想开口,纳兰雪衣便已迈了一步进来,她到了嗓子边的话,就这样吞了回去,毕竟整条船都是人家的地盘,她还能把他赶出去不成?

    纳兰雪衣走至桌边,自顾自坐下。

    同时抬手,朝凌兮月做一个“请”的手势。

    凌兮月轻吸一口气,暗叹一声,想着反正现下也无事可做,便关上门,到他对面坐下,随口笑他一句,“你出门在外,还自带这些东西?”

    她嘴角轻撇,点点头,“你倒挺讲究的。”

    纳兰雪衣浅笑,“这一次离开雪域,其实是代女王,去拜访枫王的,这冰玉花茶是随礼之一,怕你沿途无聊,便公做私用,挪动一点,让你尝尝。”

    凌兮月噗嗤一声,忍俊不禁。

    哈,这是以公谋私?

    天呀……

    “你也会做这样的事?”凌兮月惊奇着,也就这样说出了口,她乐笑着望向纳兰雪衣,“那我还真是,荣幸之至,这茶,我怎么着也得尝一尝了。”

    说着,她似笑非笑又调侃句,“不过,你这可是给皇甫家王座的礼物,这样随意挪动真的好吗。”

    “就一点点,不会被发现。”纳兰雪衣说着,眸中闪过一抹坏笑痕迹,微不可见,此时,配上他那张惊为天人的绝世容颜,融合出一种,隐晦邪肆感。

    凌兮月表示,她怕是要重新认识一下,眼前的男子。

    纳兰雪衣看着对面少女,那脸上重新浮现的灿烂笑意,不复之前阴郁,他樱唇浅浅勾起。

    那晶莹透亮的茶壶,只有成人的两个拳头大,装着已经沏好了的小半壶茶,能隐约看见,有点点雪花状的东西,在那茶水之中浮浮沉沉,很是漂亮。

    从进门的时候,凌兮月便闻到了那淡淡的芬芳。

    此时倒也还真有一点小期待,这和她平时见到的,喝过的,茶香,茶样,都有些不同。

    入了白玉小杯中,透明的茶水,变成了微微浅绿的色彩,那其中漂浮着的雪花状茶叶,就越发明显。

    纳兰雪衣斟上两杯,递上一杯递过去,“试试。”

    “谢了。”凌兮月抬手接过。

    杯面,有浅浅水汽,袅袅升起。

    沁人心脾的香气,从鼻尖流入四肢百骸。

    纳兰雪衣淡然一笑,“你我之间,不必客气。”

    “嗯?”凌兮月刚抬至唇边的茶杯,一顿,望向对面男子。

    是她敏感了吗?什么叫“你我之间”,不必客气……自己和纳兰雪衣,还有什么亲密关系吗?

    纳兰雪衣这人,简直通透敏锐得可怕,像是看清了她的疑惑一般,无需凌兮月多问一字,他樱红薄唇隐隐一勾,缓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凌兮月微一愣,迎着男人寂静若海的眼神。

    须臾,她轻笑一声,点点头。

    应该是她想多了……

    见纳兰雪衣面色如常,并无任何异样,凌兮月还嘲了一下自己,太过于敏感,于是,笑笑之后,她便没再多想,轻抿了一口已到唇边的清茶。

    “嗯……”凌兮月点点头,“果然是好茶。”

    火热适中的茶水入口,清香四溢,最为奇妙的是,那滚烫的茶水之中,像是夹杂着无数冰雪,跳跃在舌尖,整个口腔,一直争先恐后,涌入喉咙。

    瞬息之间,五脏六腑倍感清爽,更是唇齿流向,越品越觉回味无穷。

    而且那种清爽,不会让人觉得很冷,而是一种祛除污垢,尘土,受到洗礼的清爽,渐渐的,整个人又感觉到异常的温暖,茶水的火热感,也才开始显现。

    凌兮月顿觉神奇,捏着手中的玉杯,望向纳兰雪衣,双眸灿若星辰,满眸生辉。

    纳兰雪衣失声轻笑,这才跟着喝上一口。

    他的嘴角,一直携着浅浅弧度。

    再品上几口,回味了好一会儿,凌兮月才开口,“我虽然对茶,没有太多的研究,可也了解一些,自认也喝了不少的好茶,但还真是从未喝过这般奇妙的。”

    可谓冰火两重天,玄妙至极。

    她虽然不专业,但好坏还是知晓的,不至于牛嚼牡丹。

    “冰玉花茶,是我雪域独有的,采至百丈冰原峡谷,是极品雪莲的花蕊炼制而成,极为稀少。”纳兰雪衣嗓音不疾不徐,“而且要赶在刚刚开花的时节,过了时间便不再鲜盛,口感也会流失很多,所以异常珍贵。”

    他瞧着对面轻嗅茶香的少女,忽然加上一句,“这也是枫王最爱的茶。”

    凌兮月没注意听,只是随口附和一声道,“还挺会享受。”

    不愧是皇甫家族的当家人,会享受。

    船舱之中,淡雅芬芳四溢。

    纳兰雪衣眼皮子轻掀,眼神莫名的看了凌兮月一眼,再给她沏上一杯,继续道,“所以每年,女王都会命人,专程给皇甫家送去一些,这一次,我就顺道带了去。”

    凌兮月接过来,有些疑问,“你这次,不是专程去青城追查瘟疫一事的吗?”

    她记得还很清楚,在青城西街,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们差点因为争那染疫者的毛发,而大打出手。

    “是也不是。”纳兰雪衣轻飘飘几个字,面色漠然沉寂,紧接着端起茶杯,轻轻喝上一口,看样子似乎不想过多提及。

    凌兮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再多问,看他的样子也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那你去南屿,作何?”

    反正是闲聊,凌兮月随口又问。

    纳兰雪衣手中玉杯搁下,眸光轻抬,一动不动,对上眼前少女的眼,“议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