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376章:不允入岛!
    “对啊。”苏北笑着走过来,抢一嘴。

    纳兰雪衣淡“嗯”一声,“在下奉我族女王之命,特来拜访枫王。”

    “那看样子,这位姑娘,也是要同行的了。”迦老“呵呵”着温和一笑,炯炯有神的眸光瞧向凌兮月,“请恕老朽直言,纳兰少主应该是知晓这边的规矩的。”

    他盯着凌兮月,一字一句,“外族之人,禁止进入王岛。”

    凌兮月眉梢微凛了下,这老人家眼神厉害啊。

    就这么确定,她不是雪域之人?

    “迦老,您就通融一下呗。”纳兰雪衣还未开口,苏北便嚷嚷着走到老者面前,“这小姑娘是我家公子的朋友,一路同行,我们总不能将人家丢在这里吧?”

    凌兮月不吭声,只微微一笑。

    人生地不熟,多说多错,还是老实点好。

    他扫一眼凌兮月,给她使眼色,拍着胸脯道,“我会盯着她的,不会惹事,也不会给迦老您添麻烦的。”他哈哈一笑,“再说,就一个小丫头,能惹什么麻烦事?”

    “这……”迦老迟疑。

    是一个小丫头没错,放进去,也没什么危害。

    但也不知道为何,他总有些忐忑,这丫头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此时的凌兮月,乖乖的站在纳兰雪衣身边,一张绝色倾城的小脸蛋儿,实在讨喜,再配上她那纯良无害的笑容,怎么看都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哪像是那个连自己都能玩残的死变态?

    “迦老……”苏北嗓音拉长,拽着老者的蓑衣摇晃,“诶”一声,“别这呀那的了,我家公子的朋友,您还不放心吗?就这么个小丫头而已,你还担心,她能翻了天不成?”

    一边说着,苏北拿手肘,一边抵了抵身边的迦野,“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爷爷,既然是和纳兰少主一行的,应该无妨,您就是去禀告尊者,尊者们也会通融的。”迦野赶紧跟着帮腔,耿直的他,也一向苏北说什么,就是什么。

    迦老迟疑的老眼,再度看向凌兮月。

    凌兮月微一笑,依旧是那单纯无害的模样。

    迦老眼底深处依旧有着疑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他眸光移开,又望向纳兰雪衣,沙哑嗓音带着温和笑意,“纳兰少主的朋友,老朽自然是放心的,只是我族的规矩……”

    老者沉吟,看看苏北,又看看自己一脸祈求的孙子,很是为难。

    “迦老……”

    “爷爷!”

    一黑一白两个少年,各吊一边。

    “迦老放心,在下也无意为难。”纳兰雪衣开口,“此事,我会亲自向枫王说道。”

    迦老长“哎”一声,“既然纳兰少主都开口了,老朽今日就破一个例,遵命便是。”他瞅凌兮月一眼,“只是这丫头得快去快回,免得让几位尊者知道,老朽不好交差。”

    既然是纳兰少主的朋友,他当然也是放心的。

    “好。”纳兰雪衣垂眸轻回,看向凌兮月。

    凌兮月笑笑,嗓音清脆,“多谢了。”

    办完事就回去,她也没打算多留。

    苏北和迦野暗自击掌,只是刚乐几秒钟,苏北瞅一眼凌兮月,又哼一声扭过头去。

    这变脸的速度,也是堪称一绝。

    凌兮月垂眸,摇头一笑。

    “请。”迦老让开身子。

    “小北哥哥,走,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瞧瞧,我可养了好久,就等着你来,给你瞧瞧呢,可好玩儿了。”这事儿妥了,迦野便拽着苏北往岛内走。

    苏北被拽着,跟着跑了几步之后,回头看向纳兰雪衣,眸带询问。

    迦老“呵呵”笑道,“纳兰少主,你们时间来得不巧,龙门刚开,这离下一次开启,还有一些时日,就让他两玩玩儿去吧,迦野这小子,天天念叨小北,可想念得紧。”

    “纳兰少主……”迦野眸带祈求。

    纳兰雪衣淡淡看苏北一眼,“去吧,别惹事。”

    “一定一定!”苏北保证,一边说着,一边和迦野勾肩搭背往岛内跑。

    这两小子的模样,活脱脱的两匹野马,撒欢儿离开。

    “纳兰少主,移步水月坞吧。”迦老恭身作请。

    “走吧。”纳兰雪衣回眸望向身边少女。

    凌兮月“嗯”一声,随他过去。

    身后,四名白衣侍女,面覆轻纱,款款移步,模式化的动作,就像是同一个一般,手中各托着一方做工考究的锦盒,跟随纳兰雪衣进岛。

    登门拜访,自是不能空手而来。

    一行人走远之后,迦老正起身躯来,炯炯有神的老眼眯了眯。

    他看着凌兮月和纳兰雪衣的背影,忽然一笑,自言自语喃喃,“朋友……恐怕不是普通朋友吧,这纳兰家少主子,可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

    纳兰雪衣身边,又什么时候有过朋友一说?

    就是他们皇甫家少主子,浅语小姐,两人还有婚约,也不见纳兰雪衣正眼相待,更别说一时半刻的随身相伴。

    如此看来,怕是有好戏看啰。

    “年轻哟,就是好啊……”迦老一声长笑,下了码头,去收他的小破船。

    跟随纳兰雪衣往岛内去的凌兮月,不经意间回眸,便见得那斗笠蓑衣的老者,正乐呵呵的去往着他的小木船。

    踏浪而过,身上衣裳纹丝不动!

    凌兮月眼皮子暗自一挑,扭回头去。

    果然是一个高手,深藏不露,功力绝不在皇甫家二尊者之下。

    这方岛屿,说普通也普通,和南屿之中其他岛屿,并无其他不同之处,植被茂盛,林木森森。

    说独特,也的确独特,因为整座岛屿之上,笼罩着一种极为神秘的气息,难以言喻。

    浅浅的薄雾,就似潮汐一般,起起落落。

    却是终年不散,宛若瑶池仙台。

    有弯弯扭扭的木台小径,一直通往岛屿深处,穿过茂密的灌木,还果真浮现出一片灵秀仙境来。

    一片溪流,从山上飞流直下,冲出一大片银白瀑布来,水雾漫漫,数不清的精致木楼高高低低,穿插坐落其间。

    稍远了乍然看去,就似一个个鸟巢,挂在山崖石壁之上,玄美壮观。

    流水在下方积起一滩小湖,草木茵茵,繁花盛开。

    阳光之下,隐隐有彩虹斑点,在水雾中闪烁。

    美轮美奂,玄妙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