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442章:连根炸烂!
    “吱吱——”

    无数缠藤如蛇涌来。

    凌兮月腰肢一弯,身躯几乎与地面平行,惊险躲开一条。

    她双手不停地挥舞着,廓尔喀军刀,仿若切菜一样,不断绞断周围袭向她的捕人藤。

    似乎嗅到了威胁,藤蔓们纷纷往回缩。

    护住它们的主根!

    “月姐姐,小心啊,后面,后面!”迦野一阵心惊肉跳,满眼焦急,“怎么办,我们得想办法,帮月姐姐引开一些,否则根本触不到它的主根!”

    真是活成了精!

    这些东西,竟在有意识的保护自己。

    凌兮月滚进了捕人藤最为密集处,无法抽手,应付起来有些困难。

    而中间被无数捕人藤隔绝,这边几人暂时又过不去,亦被缠着无法脱身。

    纳兰雪衣眸光一瞥,瞧见了苏北还在滴血的胳膊,正吸引了一大波捕人藤疯狂袭击。

    他墨瞳微微一深,一个回手,舞剑收回,玉长五指展开,竟一把握住了那银白的剑刃,再一个抽手。

    长剑染血,带动一大片血花飞溅而出!

    “公子!”苏北看见,猛一抽气。

    “纳兰少主。”迦野也吓到了。

    这是做什么啊!

    而纳兰雪衣,却是眉梢都没皱一下,五指一展,朝后方挥去。

    殷红鲜血,仿佛点点樱花,飞溅洒出。

    在纳兰雪衣用内力一个震动下,更是化作漫天血雾,染在那深绿的捕人藤上,刺激着那些倒刺,都一阵颤抖舒展。

    “吱吱吱吱……”

    周围顿时藤蔓涌动,翻江倒海般!

    感应到了血液的气息,缠绕在凌兮月身边的那些捕人藤,也撤走了不少。

    苏北和迦野对视,眸中一喜,紧了紧牙关后,也破开手掌心,用血液来吸引它们。

    凌兮月这边,很明显的松了劲儿。

    而前方缠绕成一个蛇团的藤蔓,也一点点松开,往纳兰雪衣几人的方向梭去,露出了后面,被它们紧紧护住的主干。

    一株丈高的翠绿色爬藤筋根!

    在斑驳阳光下,宛若绿松石般。

    发达的根系,像八爪鱼一样匍匐在地!

    屈膝缓冲,凌兮月脱跳而出,几个翻身,避开几根捕人藤,一个飞跃至它根茎边。

    两柄廓尔喀军刀,在她掌心间“呼呼”几个旋转,蓄力狠劈而下,宛若切瓜一般,劈下数尺,在她身躯周围缠绕的捕人藤,骤然失去生机。

    凌兮月这边是松了点劲儿,但纳兰雪衣那边,却明显难过了许多。

    铺天盖地的捕人藤,几乎将三人包围。

    “小北哥哥!”

    迦野一声惊吼。

    苏北被拖开了,落了单!

    “啊——”他浑身爬满了捕人藤,失去了活动能力。

    纳兰雪衣眉梢狠皱起来,但他和迦野被隔绝在另外一片,一时无法脱身,抽不出手来救人。

    “月姐姐,快啊!”迦野大吼,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凌兮月身上。

    凌兮月白皙额头不断涌出细密汗珠。

    回收,两柄军刀在靴上插好。

    她整个人扑到了那粗壮的根茎上去,紧抱着,狠狠用力往上拔,“啊——”

    可是,这株捕人藤的根系,实在太过发达,强壮异常,犹如一株数百年的大树,扎入地底深处,仅凭凌兮月一人之力,根本难以撼动。

    “咳——”

    捕人藤锁上了苏北的喉咙。

    “咯吱……”越收越紧,苏北开始翻白眼。

    “月姐姐!”迦野看得眸光充血,奈何他自顾不暇,根本搭不上手。

    “小北,坚持住。”纳兰雪衣挥手一股内力震出,轰碎一大片捕人藤,却很快又被填补了上去。

    受到血液气息的刺激,它们都疯了一般。

    “放松,别挣扎!”凌兮月急声大吼。

    若被捕人藤完全桎梏住,无法脱身,不挣扎能拖延一点时间,越挣扎它们收得越紧,死的越快!

    大吼着让苏北放松的同时,凌兮月抱着那粗壮的根茎,拼尽全力地往上拔起,“啊——”

    可是这样的情况,让人如何放松?

    眼皮沉重,苏北意识渐消……

    “月姐姐!”

    迦野心急如焚。

    不行,他得去救小北哥哥!

    可是连纳兰雪衣都没办法脱身,更别说迦野……

    “啊——”凌兮月仰头,一声长长厉吼,那白到透明的颈部,有根根青筋迸出。

    “咯吱,咯吱……”捕人藤的根茎,开始有了小小的松动,在凌兮月拼尽全力之下,才被拔起了一截,离地几寸,与地面绽出几道深深的缝隙。

    但周围的藤蔓,依旧没有停止。

    这时,凌兮月却停下了手,翻身滚开。

    “月姐姐,没用!”迦野焦急看过去,试图提醒凌兮月。

    没有连根拔起,周围的捕人藤还在攻击。

    最重要的是,苏北要断气了!

    “兮月!”

    纳兰雪衣也一喝提醒。

    凌兮月却像没听见一般,依旧翻身往外出,同时,两手往腿上的暗器带上抹去。

    一左一右,一个是拳头大的黑球,一个是竹管状的火折子。

    抖手一震,火苗窜起。

    一合,迅速将那黑球的引线点燃。

    凌兮月的身躯依旧在往外扑,眸光回转,一个挥手,准确无误的,将那点燃了的黑球,丢到了刚拔出来的缝隙中,随后快速往外蹦来,“都趴下!”

    迦野张了张嘴。

    没明白,也没反应过来……

    “轰——”凌兮月话音刚落,一声巨响!

    伴随着那震天响动,凌兮月落地,几个翻滚稳住。

    纳兰雪衣挥袖,一挡,依旧被那爆炸带出的气浪,震得倒退数步。

    青紫色的浆液漫天飞溅,断裂的藤蔓,破碎的捕人藤主茎……暴雨一般往外溅落!

    外围隔得较远的藤蔓,瞬间失去了生机一样,不断垂落下来,从周围的树干,巨石上脱落。

    犹如一条条死蛇,摆在地上。

    一动不动!

    连带着这片的大王花,也都被炸烂了不少,腐蚀性的液体飞溅到周围,发出“滋滋”的响声,冒出一缕缕黑烟,伴随着刺鼻难闻的气息,让人作呕。

    迦野被气浪掀飞了出去,撞在背后的山石上,痛的好一阵龇牙咧嘴。

    缠绕在苏北身躯上的捕人藤,骤松,他整个人一下从空中落下。

    只是,他面色青紫,没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