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五十九章:本郡主好欺负?
    蓝衣公子哥,北辰景那一帮的死党白玉卿。

    “滚——”北辰景现在就像个火药桶,看谁都不顺眼。

    白玉卿笑眯眯的凑过去,瞧着北辰景那难得一见的吃瘪样,乐呵道,“不会被我给说中了吧,你真后悔了,你不会真看上那个丑丫头了吧?”

    北辰琰一改寻常作风也就算了,这家伙也有点不对劲儿啊。

    “本宫眼光有那么差吗。”北辰景冷哼否认,恢复那尊贵无双的模样,高傲抬头,“只是看在小时候的情分上,给那死丫头留个容身之所,免得到时候太难看。”

    “是吗。”白玉卿意味深长的打量他。

    “不然你以为呢,本宫堂堂一朝太子,会看上那么个丑八怪?”北辰景甩袖离开,冷哼,“不识好人心,凌兮月,给我等着,有你求本宫的那一天。”

    “景,别生气了,为这么点小事发火不值得,走,去打点野味。”白玉卿追上去,勾上他肩头,“好容易来一趟猎场,被人抢了风头岂不扫兴。”

    “不去!”北辰景抬手打开他,气冲冲离开。

    留下白玉卿在原地,一脸莫名。

    这家伙,脸都成绿色儿的了,还说不在意?

    “郡主。”穆西瞧见迎面走来的凌兮月,持剑合手一拜。

    凌兮月左右打完,“你家王爷呢。”

    “在靶场练兵。”穆西回。

    凌兮月点点头,“带我过去。”

    早就听说过北辰琰的神羽军,今天她倒想见识见识。

    “是——”穆西虽不心服,但碍于北辰琰的原因,态度倒也算恭敬。

    神羽军驻扎在后坡,这次来的都是可以一当百的精英小队,约莫两三百人,只是保护北辰琰和皇帝的安危,有备无患,平常巡逻这样的小事,可够不着他们出马。

    每日例行的操练之后,大家成团抖抖臂力,比比摔跤寻点乐子。

    “使点劲儿,你就这点本事吗。”

    “哎,你这准头还得练啊!”

    “快起来,继续!”

    ……

    远远的便能听见一群武将磨拳霍霍的声音。

    毕竟也是在猎场这样的地方,没有在军营那般严肃,加上北辰琰不在。

    是的,凌兮月过去的时候,北辰琰前脚刚离开,去了皇帝那里,好像有什么急事需处理。

    “郡主,要回去吗。”穆西公事公办询问句。

    凌兮月摆摆手,“不急,就在这等吧。”

    她没再吱声,只站在不远处望。

    好一会儿之后,凌兮月忽然笑着摇摇头,“这神羽军威名赫赫,传言个个都能以一当百,今日一见,有是有几分本事,但也不过如此,还是言过于实了点。”

    她自言自语在那小声喃喃,心道,还得再磨一磨,需要加强点力度。

    穆西闻言皱眉,此时表情明显有些不舒服了。

    一个外行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

    即便是未,来,王妃!

    “兮月郡主?”

    有将领耳朵尖听见,并且认出来人。

    被发现了,凌兮月也不藏着,大方一笑过去去,其余几位将领也闻言注意到来人,还有神羽军,也都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打量的眼神一波波过去。

    这就是他们王爷未来的王妃,护国侯府的兮月郡主?

    穆西心中再是不爽,还是跟过去,一一介绍,“这位是重弩营将军,卫祺。”再指旁边几位,“马隆,贺泰,严子义,分别是重甲步兵,骑兵,刺客营的将军。”

    “见过郡主。”马隆含糊的合了合手。

    其余几个也好不到哪儿去,面恭心不敬的敷衍了下。

    毕竟未来王妃,他们王爷看中人,再加上给护国侯战南天几分薄面。

    而昨晚那几个副将,包括魏田在内,因为晨练的时候总是以诡异眼神打量北辰琰,被罚去干苦力了,所以不在这里。

    “不用管我,忙你们的去。”凌兮月挥手。

    如何不知他们口不对心?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郡主似乎对我等有点意见啊。”马隆借调笑的方式,口气暗藏锋芒,明显是听到了凌兮月刚才的话,他粗嗓笑为难她,“不知郡主有何高见。”

    他辅佐王爷南征北战的时候,这娃娃还在家吃奶,这会儿竟大言不惭跑他们面前来指指点点,若不是看在护国侯的面子上,他都懒得搭理!

    凌兮月眉梢轻扬。

    贺泰跟着强调,“郡主身娇体贵,该待在王府后院享福,这些地方粗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本将军说句不好听的话,还望郡主莫要怪罪,王爷军务繁忙,郡主还是需懂得照顾自己才是。”

    那趾高气扬的模样,真的有些欠扁。

    言下之意,北辰琰要娶她,他们也没办法,但还是警告她不要整日缠着他们王爷,而且还得有点自保能力,要求也不高,只要别成为累赘便好。

    凌兮月莞尔,不恼反笑。

    “郡主请回吧。”

    “刀剑无眼,可别伤着郡主千金玉体。”

    “花拳绣腿在家耍耍便罢,这里可不是玩儿的地方。”

    大家明显不怎么欢迎她,你一言我一语的,最后还直接下了逐客令。

    对于凌兮月,这些常年在军中的将领们,这段时间也零零碎碎的听到了一点传言,真假难辨,不过更多的还是以前那些不好的疯言疯语。

    丑女,花痴,废物……

    怎么可能受人待见?

    更别说容忍她像内行一样,信口开河,对他们‘指指点点’。

    特别这些将领们一向是直肠子,喜欢就是喜欢,排斥就是排斥,装也装不出什么好脸色来,能碍于北辰琰对她恭敬一点,看战南天的面子客气一点,就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这两个人,他们是打心底服气的。

    “郡主,请吧。”

    穆西抬手。

    凌兮月微微一笑,“本郡主看着就那么好欺负?”

    这是赶紧趁着北辰琰不在,欺负欺负她,让她端正自己的位置?

    她瞧着真有那么面善?

    “咳——”

    一阵干咳,被拆穿的尴尬。

    凌兮月不再多话,勾唇一笑,甩手一挥,“噗”一把撕下裙摆一角,捏成丝带将披散在肩的青丝扎成马尾,高高束于脑后,“神羽军得令,你们之中最好的弓箭手,刺客,重兵,出列!”

    掷地有声,干净利落!

    少女身姿矫健,快步入武场。

    逆着晨光万丈望去,众将领眼中一阵晕眩恍惚。

    那强大的气场,那不容置疑的命令嗓音,仿佛看见了他们王爷!

    不对,这是凌兮月!

    她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