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783章:你不配师兄的爱!
    凌兮月正准备起身,耳边便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她脸上的恍惚之色快速收敛,起身打开门,

    这么晚了,谁回来找她。

    是雪衣吗?

    “是你……”柏木殿门打开,凌兮月瞧见门外身形玉立的女子,眉梢微扬而起,神色意味悠长,随后似笑非笑缓缓一声,“有什么事吗。”

    本以为她还能多忍一会儿的,没想到这么心急。

    连轻语站在门外,身披皎洁月华,眸光幽幽地打量眼前的白衣少女,听得这话之后,眼神微动了动看向里面,淡淡一句,“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凌兮月点头,让开身,红唇轻勾着嚼起一抹弧度,“请进。”

    连轻语手持长剑,缓步走入殿内,头也不回一句一句,“如今殿中无人,外面也没有守卫,皇甫小姐这么放心放我进来,就不怕我加害于你吗。”

    她就这么心大?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凌兮月干脆顺手将门关上,唇畔笑意溢出。

    连轻语似乎轻“哼”了一声,对凌兮月的话嗤之以鼻,走到殿内后转身看向她,杏眸漆黑一片,嗓音冷淡,“我们不熟,用不着寒暄那一套,就不用废话了,你也应该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

    “不知道啊。”凌兮月眨眨眼。

    连轻语微噎了下,皎洁的面庞都似乎微染上了点红色,清浅嗓音微重了几分,“凌兮月,你少在我面前装傻,我不是师兄,不会迎合你。”

    能让师兄倾心相对的,定是这世上最聪慧的女子,即便不是,那可绝不可能是个傻的,怎么可能猜不到她的来意?

    怕是早就做好了她会找上门来的准备了吧!

    也怪自己实在沉不住气……

    如此,便已落了下风。

    凌兮月轻扯了下嘴角,若有所思点点头,轻笑道,“那就有话直说吧,这大半夜的,该不是来找我看星星看月亮,谈论诗词歌赋人生哲学之类的吧?”

    连轻语又僵了下,她收紧手中之剑,纤纤五指紧捏,轻蠕着唇瓣好一阵,冷冷道出一句,“你不喜欢师兄,对吗。”

    凌兮月看着她,眉尾微挑,没有说话。

    这个问题……

    “你既不喜欢师兄,就不能嫁给师兄,师兄配得上这天下最好的女子,但这个女子,也一定要真心喜欢他才是。”连轻语眸光定定看向凌兮月,凌厉眸光暗含审度,“而你,至少现在你不配。”

    所谓旁观者清,同为女子,她能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对师兄无心,要不就是隐藏太深。

    而这两者,对于师兄来说都不是好事,她今天一定要问个明白。

    片刻都不想等!

    更何况,这个人以前有她心之挚爱,虽然如今北辰琰已经死了,她也失去了那一段记忆,但万一有一天她想起来了呢?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

    到那时师兄又该如何自处?

    她一定会伤害到师兄!

    对于女子那咄咄逼人的话,凌兮月似乎并不生气,此时不怒反而笑出声来,眸光幽幽对着连轻语的眼神,一针见血,“你喜欢雪衣?”

    疑问的话语,语气却是万般肯定。

    连轻语娇躯猛地僵了一下,面色也顿显局促。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便全数掩下,恢复那高傲出尘模样,白皙下颚高抬着淡哼一声,“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没错,我就是喜欢师兄,整个雪族的人都知道。”

    只是说着,连轻语的眼神,却又渐渐黯淡了下来。

    是啊,整个雪族的人都知道!

    除了师兄……

    “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凌兮月淡淡一句,好像是在对连轻语说,又好像是在对自己。

    连轻语微愣了下,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但她却好像绷着一口气,不肯示弱般,冷呲一声,“不用你假惺惺来同情我,我也不需要。”

    她是在炫耀师兄喜欢的人是她吗?

    凌兮月摊手,“你非得说是同情,我也没办法?”

    她哪还有闲工夫来同情别人,又有谁来同情一个她此刻的遭遇啊。

    莫名其妙到这个世界,成为了皇甫家族的帝姬,莫名其妙的婚约,和雪衣牵扯在一起,莫名其妙的出现的男人,和玄夜的关系她到现在自己都有些理不清。

    总之不管她怎么做,都里外不是人……

    “若非雪族和你皇甫家族有婚约,嫁给师兄的人,说不定,说不定就是我。”连轻语咬牙,嗓音微颤,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皎洁玉色的容颜也猛地憔悴下来。

    真的,这些年她不止一次想过。

    以前有皇甫浅语,她不介意,因为她知道,师兄的心始终都在他自己那里,可如今,却有些不一样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要彻底失去他了,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而且那个人,还是师兄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自己又算什么?

    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大半夜跑来人家未婚妻这里来指手画脚,状若小丑!

    师兄若是知道,大概又该说她胡闹了。

    “婚约。”凌兮月自嘲一般苦笑,“不过是一张纸而已,你若真心喜欢雪衣,就应该告诉他,而不是默默地在背后做一切,有时候你不说,旁人又怎么会懂呢?”

    说起来别人来简单,可真正做起来……只有自己知道。

    困住凌兮月的,不是那一张纸,而是她已食髓知味的亲情,友情,以及纳兰雪衣的那一份不可辜负的似海深情,这一切就是一个囚笼,将她牢牢桎梏,不得喘息。

    人一旦有了牵绊,就无法再随心所欲。

    “你什么意思?”连轻语微有错愕看向凌兮月,随后竟有些怒了,“你就是这样轻怠师兄的吗?师兄待你一心一意,你就算再不在乎他,也断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人居然这样轻易的,就将师兄推给旁的女子,尽管这个人是她!

    没错,她是喜欢师兄,可那不代表,她明知道师兄有喜欢的人了,依旧死缠着师兄不放,她只是希望师兄得到幸福,她只是想确定一下,这个女子值得师兄的真心。

    尽管凌兮月现在还不喜欢师兄,但总有一天,会被师兄感动,也会全心全意待师兄。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如此凉薄,根本就配不上师兄全心全意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