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大照圣朝 > 第五十一章 迦南学院
    太学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各地郡王、郡守还有圣都宗室、贵胄的子弟们汇聚一堂。

    除了逄稼之外,其他皇子郡王的儿子都尚不满八岁,因此也就不需要将儿子派往太学里集中教养。逄稼的子嗣不多,大世子逄徵十三岁,入太学教养,小世子逄泽随其前往迦南郡国。

    如此一来,太学里就有了四类人

    第一类是皇子,十五岁的妫水郡王逄简和十三岁的淄源郡王逄稊。

    第二类是分封郡王的儿子。只有一个,那就是迦南郡王逄稼的儿子逄徵,今年十三岁;其余分封郡王均无适龄儿子,情况又分成两种。一是逄图攸的皇子分封出去的那些郡王,年纪尚轻,所有世子都不满八岁,因此无世子入太学。二是北陵郡王逄图修、甘兹郡王逄世桓、象廷郡王逄基、扶风郡王逄顷,丹朱郡国逄隆、海西郡国逄弩、上谷郡国逄宁这些年纪颇长的郡王,恰好他们也无适龄儿子入太学,因此都只派儿子做南宫卫士或北宫卫士相应官职。

    第三类是宗室的适龄子嗣。

    第四类是郡守的儿子。十七郡国郡守中有九个郡守没有适龄儿子入太学,而是派儿子做南宫卫士或北宫卫士相应官职,其余八个郡国郡守均有适龄儿子入太学。

    相应的,这四类人的居住之地也就各不相同

    第一类皇子居住在皇宫内,有各自生母抚养照料。

    第二类分封郡王的儿子,只有迦南郡王逄稼之子逄徵一人,他是前太子的儿子,身份特殊,雒皇后专门奏请逄图攸,特准逄徵居住在奉德宫,由其皇祖母宣仁皇后抚养照料。

    第三类是宗室子弟,居住在圣都内各自家中,由其家人抚养照料。

    第四类就是八个郡国郡守的儿子,居住在以各郡名称命名的学院里面。

    太学学院的管教之法比大丧时期放松了许多。各郡守之子虽然仍旧居住在学院里,但进出之法放松了,各郡守之子可以自由出入,既可以在外留宿,也可以在学院内接待甚至留宿客人,只是事先须向值守博士报备而已。而且,各学院内的一个童子和两个仆人也可以自行带来安置,以便于照料各郡守儿子的起居。

    融雍来的时候带了自己的书童珲奴,还带了一个仆人茄奴和一个家丁剌奴,茄奴负责照料融雍的饮食起居,剌奴则负责照料融雍的护卫。融雍到达迦南学院的时候正是傍晚,迎接他的是华耘、华耧和赵允。

    华耘带了几个南宫卫士和自己的几个仆人,先是吩咐这些人帮融雍带来的珲奴、茄奴和剌奴打点收拾着学院内的一切,然后走上前来,十分热情地说“好兄弟,你可到了。可把哥哥等坏了。快来歇息歇息。”融雍十分诧异,此人怎的连自己是谁都不说明,就如此安置和亲热,看上去好似和自己很熟悉一般。

    华耘牵着融雍的手,边走边说“我是华耘,家父是琉川郡守华冲;这是赵允,是妫水郡守家的公子。我们是你大哥融崖的知己好友。我们与崖公子一同来的圣都,又是一同进的太学,相互之间十分友爱。你大哥在这迦南学宫的时候,我与赵允每日都在这里与你大哥厮混到深夜才离开。你大哥离开圣都的时候同我说过,融世叔应该会将你送来太学教养。从那时起,我就天天盼着你早点来了。哦,这是华耧,是我的二弟。允、耧都与你一起,将在太学集中教养。我在卫尉任职。”

    华耘这一大串话没有间歇似的说了出来。这种交往方式,是融雍此前从未见识过的。要是严格说起来,华耘的这种方式,颇有违常规礼节,但融雍却丝毫不觉得有何不适,相反的,他被华耘这大反常规的寒暄方式所温暖着,他对这华耘有一种亲近感,他觉得,这华耘比融崖对自己还要体贴周到。

    他趁着华耘稍微停顿的工夫,说道“融雍见过两位华公子,见过赵公子。感谢华公子的盛情和接待。也替家兄感谢华公子和赵公子。”

    华耘大笑着说“兄弟太客气了。兄弟你今年贵庚?”

    “我今年十二岁。”

    “那你就是最小的。我十六岁,允十四岁,耧十三岁。你是最小的。自然就是我们的小弟了。日后,我们兄弟相称即可。你叫我耘哥哥就是了,我听着很欢喜的。”华耘说完朝着赵允使了个颜色。

    赵允微笑着说“见过雍弟!”

    华耧也接着说“见过雍弟!”

    融雍微笑了一下说“见过三位兄长。见过耘哥哥、允哥哥、耧哥哥。”

    华耘大笑道“好好好。如此甚好。雍,你可比你那大笨牛似的大哥好多了。你那大哥,比我小几个月,就是不肯叫我一声耘哥哥,不是叫我华公子,就是叫我华兄、耘兄,我听的别扭的很。你看,你叫我一声耘哥哥,多好,我心里舒坦的很。日后,我肯定好好疼你。哈哈。”

    融雍觉得心里十分温暖。他原先以为,圣都里举目无亲又波诡云谲,自己的大哥融崖又在圣都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一个官司并因此流放到了三叶岛,他是带着十足的戒备之心来的,也并没有准备交什么朋友,只求平安度日、不要惹祸就好。可到迦南学院的第一日,华耘给自己的感觉极好。那不是寻常的寒暄、客气所能带来的感受。那是一种发自心底里的亲近和信任。融雍虽然年纪不大,但对识人、断事却已经有自己的一套决断方式。他迅速的认定,华耘是可以信赖的人。尽管可以信赖到何种程度,还需要日后慢慢考验,但绝对不会是敌人。

    融雍有些书生的气质,并不怎么爱说话。因此,无论华耘如何说,融雍也只是微笑着。赵允却颇为殷勤,一会调试桌椅,一会检查床铺,等一切都检查妥当了,华耘带来的几个家丁仆人已经抬了一桌子菜上来了。

    华耘说“雍,你今日刚刚到圣都。我这就算是略尽地主之谊吧。也算是给你接风洗尘吧。”

    “多谢耘哥哥。”

    “又跟我客气上了。雍啊,日后你与我相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我不是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之人。我只要认定了你是我的兄弟,就会对你全身心的好,也不喜欢讲什么礼数。你在我这里也不用有什么拘束的地方,尽管随性而为就行。你说是不是,允?”

    赵允点点头,说“千真万确。”赵允正在变声,声调听上去怪怪的,但赵允的神态非常潇洒,也极漂亮,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超凡脱俗,带着特有的灵气、贵气和仙气。

    倒是华耘的亲弟弟华耧颇为拘束,不苟言笑、正襟危坐。

    融雍依旧只是微笑着,跟着华耘坐到食案旁边。

    这真是一桌子珍馐,而且都是融雍未曾见过的菜品和样式。华耘拿起食案上一个透明琉璃瓶说“雍,你一定要尝一尝这个。这个是上谷郡国特产的葡萄酒,是新近研制的一种酿法酿造出来的,异常甘冽美味。只有宫里边才有一些,市面上是得不着的。”

    “多谢耘哥哥。我也带了一些我阿母自制的果酒,请耘哥哥、允哥哥、耧哥哥品尝一下如何?”

    华耘高兴极了,说“太好了太好了。你看,我早看出来了,你比你大哥有情趣多了。那个呆瓜,来的时候也不知道给我们带些果酒尝尝。还是雍有意思。不过啊,我有个主意,今日呢,咱们先饮这葡萄酒,我今日带来的这些下酒菜,是家父在琉川反复试验选出来,特意配这葡萄酒的。你先尝一尝这个。明日,我们再来,你做一桌子迦南菜,配你的果酒,岂不是更妙?否则,这桌子菜,怕是和你的果酒不相配,就可惜了你的果酒了。”

    “这样也好。那耘哥哥、允哥哥、耧哥哥,明日可要来啊。我让茄奴备一桌子迦南菜,也算是我正式拜见各位哥哥。”融雍的兴致也很好。

    “一言为定。不光明日,后日我们还要去允那里,让他给我们做一桌子妫水菜,让我们尝尝。那妫水河鲜可是人间至美之味啊。”

    “一言为定。”赵允说,然后赵允指着一桌子的菜说“耘哥哥偏心,我与你相识几个月了,也没见你请我吃这么一桌子好菜。雍弟才刚来,你就这么偏宠他。我和耧日后怕是只能到雍弟这里来解馋了。”

    华耘放声大笑起来,说“哈哈哈。你个坏小子,现在也学的如此刁蛮了。看来真是近墨者黑啊,都被我带坏了。哈哈哈。”一边大笑一边说“雍,来,尝尝这个,这是妫琉山特产的翠雀的雀胗。”

    “雀胗?”融雍问道。

    “就是翠雀的肚,就像鸡胗一样。”赵允说,“雍弟,你知道么,翠雀只有拳头一般大小,你想雀胗得有多小。而且翠雀并不常见,捕猎也十分艰难。就这一盘雀胗,少说也需要两百只翠雀。这可是宫里都未必见得着的珍馐。在你来之前,我是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你说耘哥哥是不是偏宠你?”

    融雍笑着说“谢谢耘哥哥厚爱。允哥哥,你快来先尝一尝这雀胗。”

    华耘指了指华耧,示意让华耧给大家倒酒,然后笑着说“雍,你不用听允的。他是在说笑呢。允不食荤腥,只食清煮的菜蔬瓜果和各色鲜花。要不然,我早就请他吃遍天下美食了。”赵允笑了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果然,桌子上有一半都是纯素的菜品,色彩清亮艳丽,样式十分精美,还有一个小竹篮,里面放着各色的鲜花。显然,这是华耘专为赵允准备的。

    华耘拿起另一双筷子,给赵允夹了一串淡粉色的鲜花,放到赵允的跟前,说“你尝尝这个,这是湫水山兰花。”然后又转向融雍说“雍,你看,允就是个小祖宗,吃的东西比那神仙吃的还要稀奇一些,我这当哥哥的不容易啊,天南海北的给他踅摸能吃的鲜花。要不然把允饿着了,或者饿的丑了,不知道天底下会有多女子为此而恨我呢?吃的东西稀奇也就罢了,咱们这位小祖宗用的东西也稀奇。煮饭用的炊具、吃饭用的餐具都不能沾荤腥。一沾荤腥,你就是清洗多少遍,他也是能够闻的出来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子,没想到长了一个狗鼻子。哈哈哈。你瞧,这就是我专为他夹菜用的筷子。”

    赵允却并不气恼,若无其事的拈起那串兰花,轻轻尝了一朵,说“好清香的花。怎么一点土腥气都没有,和寻常的花可是一点都不一样呢。”

    “为了给你培育出这湫水山兰,我的功夫可是下的大了去了。我用粗陶瓮,装了湫水山上山溪中的粗砂,配上湫水山上的山砾,掺上湫水山上的腐叶土,配比成兰砂,然后将湫水山兰栽植在这粗陶瓮中,着人小心运送到圣都。为了不让这兰花沾染上俗气和土腥气,我专门求了疏衍主教大人,将这些粗陶瓮摆在白上院的溪源边上,只用溪源里的水来浇灌。要不然,这湫水郡国里的山兰怎们能在圣都里成活,又怎么能够生的如此没有土腥气呢?”

    赵允脸上放出了光彩,一副很有面子的样子。他没有言谢,只是笑着看了看华耘,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开始吃那串兰花,吃到嘴里慢慢品咂着,旁若无人的样子。

    华耘看赵允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态,于是笑着对融雍说“雍,你不用理他。允被我给惯坏了。在我跟前儿,天天就跟活祖宗一样。哈哈。随他去吧。他吃的那些个玩意,咱还真是享受不了。”

    虽然这么说,但华耘着实是关心赵允,又把竹篮里的一个浅绿色的花小心剔掉花蒂和花枝,又把那花外边的一层老瓣摘掉,然后把花瓣和花蕊放到赵允跟前的一个玉碗之中,玉碗中盛着半碗水,水略呈琥珀色。那些花瓣花蕊在那水中飘着。赵允却并不吃这碗浅绿色的花,仍旧只是专心的吃他的兰花。

    华耘放下筷子,又拿起另一双筷子,给融雍夹了一筷子别的菜,说“你尝尝这个,这是用迦南林子里野猪的肋骨肉做的酥肉,野猪是迦南的,但做法是琉川的做法。”

    等尝过了几道菜,华耘举起琉璃酒樽说“来,雍,请满饮此杯。谨为融崖一切平安!”

    “谢谢耘哥哥。”融雍和赵允、华耧一起,双手举起樽,一仰头喝干了。

    华耘放下酒樽,自己夹了一都雀胗吃掉,说“雍,我还真是想念你那个呆瓜大哥啊。崖弟是我见过最正直勇猛的男子,一身正气、刚正不阿,他若是到了战场上,绝对是令敌军闻之丧胆的名将。若是他为将帅,我宁愿为他执鞭坠镫、侍奉左右。只可惜……,嗨,这圣都里啊。”华耘说的很动情,眼睛里泛上了泪花。赵允的神情也暗淡下来,把手里的兰枝放到了竹篮里。

    融雍想到了大哥的遭遇,有些动情,但是没有流泪。

    华耘举起酒樽,说“怪我怪我。把大家的好兴致都扫了。我们原先是为雍接风洗尘的,都被那呆瓜崖弟给搅和了,哈。来,这第二杯,单为雍洗尘。”

    这时候,华耘带来的仆人端上了一个大盘子,放到了食案的正中间。华耘说“来,这才是今日的主菜。”

    大盘子里是一只整红了的巨蟹。盘子旁边放着几只大钳子。华耘说“你们猜这是从哪里来的?雍,你是从迦南来的,迦南那里海货甚多,你也必是见多识广的。你猜猜,这是什么?”

    融雍仔细看了一下那巨蟹,比寻常的海蟹大了不止两倍,而且那海蟹的蟹壳上有一个奇特的花纹,像是一只盘旋的飞龙。迦南是临海之地,海岸线很长,而且又是极南之地,因此海货十分丰盛。融雍家里的日常饮食,一半是林子里的野味,一般就是海货。但融雍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海蟹。于是,融雍说“这是海蟹,但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海蟹,也从未见过有这种花纹的海蟹。”

    华耘笑着说“哈哈。这是三叶岛的飞龙蟹。体型极大,今日我们吃的这一只,算是很小的了。不过,这飞龙蟹的味道极其鲜美,不过只有活着的时候吃,才是美味,如果等着飞龙蟹死去了,它的肉就有毒性了。”

    “我怎的从未见过三叶岛的海货呢?”赵允问。

    “这原是有个缘故的。”华耘说,“三叶岛距离大陆十分遥远,而且环绕三叶岛有几道特殊的洋流,走向十分奇特,规律也很难掌握,只有三叶岛当地的土著才能摸得清楚。而三叶岛土著几乎从不与大陆通商,我们能够见得到的只有三叶岛的黄金而已,那还是三叶都护府开采炼制的。所以,大陆居民根本无法见到三叶岛的海货。”

    “那你是如何得到的呢?”赵允问道。

    “自从我知道崖弟要去往三叶岛之后,我就求家父务必与三叶岛那边联系上,一则方便我与崖弟互通信息,二则方便我给崖弟送些日常使用的东西过去。那个呆瓜,哪里会照料自己呢。三叶岛远在天涯海角,身边没有什么贴心的人,岛上又都是些都护府的兵士和土著。我担心他会在那个地方受罪。恰好家父在三叶都护府有些友人,于是家父就与他们加强了联系,经常给他们送一些大陆的稀罕玩意。那些三叶都护府的人也经常送一些三叶岛上的特产。家父知道我是思念崖弟,于是把三叶岛的这些特产尽数都送到我这里了。”华耘用大钳子夹断了飞龙蟹的一只脚,取出雪白的蟹肉,递给融雍,说“雍,你尝尝。自从崖弟去了三叶岛,我就吩咐我的庖人在我每日的餐食里必须加上一个三叶岛的海货。这只飞龙蟹是今日才送到的。”

    融雍着实被华耘的情谊所打动了。这是一种比亲生兄弟还要深厚的情谊。融崖只在圣都待过几天,与这华耘相处最多不过十几日,没想到两人就有了如此深的交情。华耘的待友之道,也实在是大异常人。着人打探三叶岛的消息也就算了,华耘竟然还因为思念融崖而每日都要增加一道三叶岛的饭食。融雍的心里很温暖。

    赵允却并不关心这些,他说“这么远的路,飞龙蟹是怎么活着过来的呢?”

    “他们用一辆大水车,装了一车海水,把飞龙蟹养在里面带过来的。”

    “那这飞龙蟹,可比那雀胗还要昂贵了。”赵允说。

    “允,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俗人。这是市面上没有的,因此,也就没有价钱。没有价钱,也就不能说昂贵不昂贵了。”华耘说。

    融雍站起来躬身道“耘哥哥,允哥哥说的是对的,这是最昂贵的。比任何食材、宝物都要昂贵。这是耘哥哥对家兄的深厚情谊。家兄如若知道,在三叶岛必是十分温暖欣慰的。我替家兄感谢耘哥哥。”这不是融雍的客套,而是有感而发的真实的情感。

    华耘拉着融雍坐下,沮丧的说“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做这些没有用的。当日崖弟案发之时,我们都困在太庙和太学里,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等,我一点忙都没有帮上。现在做的这些,都是没有用的,也不值一提。”华耘的口吻很沉重,但是又很洒脱。这尤为让融雍感动不已。华耘将那只飞龙蟹拆解开,转身先去洗净了手,然后才回来。

    华耘说“来,这第三杯,敬咱们兄弟四人。难得咱们能够在圣都里相遇。这可是难得的缘分。不过,这圣都里不比咱们以前在的郡里,圣都里局势复杂,绝非我等能够理解。日后我们行事都要小心谨慎。你们如果碰到什么情势,务必要仔细斟酌然后再说、再做。我的意思,如果碰到事情呢,我们可以碰一碰,共同商议一下。四个人的心思总比一个人的心思要好用、齐全一些。来,为了咱们在圣都的相遇,满饮此樽。”

    等饮完了这一樽,四人就开始相互敬酒。席间又说了好些家乡的见闻等等。华耘看时候渐晚了,于是说“好了。今日有些晚了。按说呢,我们应该在迦南学院里玩个通晓的,只是今日雍第一日到圣都,一路劳顿,必是疲乏的很了。我们今日暂且到此吧。明日再来叨扰雍,吃你的迦南菜,喝你的果酒。”

    融雍送华耘、赵允、华耧出门的时候,华耘专门嘱咐“我住在圣都自己的府中。雍,你若是在这里住腻了,尽管去我的府上住就是了。那里什么都齐全,也自在些。不比在这太学里这般拘束。允隔三差五就要去我府上住的。我已在府中为你布置了一个院子,一应设置都是用的迦南的物事,你去的时候再看看,需要添置什么咱们再添置,总之就是要收拾的妥帖舒服就是了。”融雍再次致谢,然后送走了华耘。赵允和华耧因为饮了酒,这一夜他们就没有去华府,而是各自回妫水学院和琉川学院歇息去了。

    赵允和华耧没有去华府,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华耘值守的时辰由午间换成了晨起,他明日晨起之时要进宫去卫戍值守,因此没有时间照顾赵允和华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