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大照圣朝 > 第六十八章 妫水学院(二)
    逄简领着赵允进入允院的正厅,正厅左侧放置了一个精致的琴案。琴案上放着一把琴,用玄色的丝绸盖着。

    “你是送了我一把琴么?”

    “你去看看吧。”

    赵允走上前去,轻轻揭开玄色丝绸。

    一把样子很丑的琴出现在眼前。琴身是一种不知名的木头,很多地方甚至已经出现了朽漏的迹象,琴身的形状很不规整,不是寻常琴的样子。

    赵允有些诧异。逄简是十分讲究的皇子,又极为通晓乐理,绝不会送自己一把劣质的琴。这把琴相貌如此特殊,必有一番来历。

    “简,你快说吧,这把琴有什么来历。”

    “允啊,你可真是一个鬼精灵,你怎么知道这把琴有来历的?”

    “你可是一个精致高雅之人啊,而且我也不是太讨人厌吧。你不会送允一个烂木头做的琴啊,肯定会送我最珍贵的东西,对么,简?”

    “好吧,你这马屁拍的越来越娴熟了。”逄简走到琴的前面,说,“我先不给你讲它的来历,你先听听它的音质。”

    赵允双手随意抚弄了几个音。

    那琴发出的声音让赵允十分震惊。那是一种通透至极、灵秀至极、纯粹至极的声音。那声音仿佛能够打开人身上的每一个关节和郁结之处,将心中所有的庸俗之气全部涤除。那声音仿佛不是通过耳朵听来,而像是直接进入了人的心里。赵允只是抚弄了几个单音,但就这几个单音却好像组成了一首简单的乐曲。琴本身的音质,能够让所用从这琴上发出的声音成为高妙的乐音。

    赵允见过很多名琴,但从未听过这样的声音。

    “这是什么来历的琴,简,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的琴。有了这琴,人的琴艺都不重要了。琴的音质本身,就是最高明的乐音和琴艺。这是琴师的艺冢。”

    “你的用词总是这么精绝。就像你的书童‘牍井’一样。‘艺冢’,没有比这名字更精绝的词了。”

    “求求你了,简,快告诉我这把琴的来历吧。我求求你了。”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今晚可要给我好好抚琴几首啊!”

    “别说今晚,我天天都可以给你抚琴。你想听多少都可以。快告诉我吧。”赵允开始哀求。

    “你这小孩子的脾性很可爱。可是,我们马上就要和融雍他们去饮宴了,我们饮宴的时候,我再给你讲好不好?有趣的事情,和大家一起分享,是不是就会变得更有趣一些?到时候你给大家也讲一讲斫琴的技艺,是不是也可以增添一些饮宴的谈资呢?”

    赵允心里急的猫挠一样,但还是说“好吧。那就听你的好了。”

    逄简用手摸了一下赵允的脑袋,然后牵起赵允的手,指着卧房,笑着说“允,你再到那里去看看。”

    逄简领着赵允来到正厅西端的卧房。

    卧房里的摆设让赵允大吃一惊。

    “这是我的松巢。”赵允高兴的叫着,“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在妫琉山里住在松巢?”

    “牍井告诉我的啊。”

    “这个多嘴的牍井。”赵允傻笑着,看着逄简说,“谢谢你,简,这些东西都很难找到的吧?”

    卧房里摆设的这些东西确实极难找到。

    松巢是赵允在妫琉山随松岩道人修道之时住的精舍。松巢原本是妫琉山上一个小溶洞,其中的钟乳石全都呈现出松树的姿态,而溶洞的洞口又恰有两株千年古松,因此特为嗜松如命的松岩道人所钟爱,并将这溶洞亲自命名为“松巢”。赵允跟随松岩道人进入妫琉山修道之后,松岩道人将松巢送给赵允,作了赵允的修行精舍。松巢内的一应物事都是妫琉山古松柏所斫成,形状与溶洞内的钟乳石交相辉映,古朴精巧而又雅趣无穷。

    卧房里的一切,都与松巢里的摆设一一对应,虽然形制并不完全一致,但已十分神似。几株玉松雕刻代替了松形的钟乳石,床榻、桌案、书案都是松柏之木做成的,形状与松巢里的摆设形状类似。最绝的是卧房的房门和墙壁、地板,特意用汉白玉铺设了,而且汉白玉都保留了原来的形状,没有雕琢,整体看起来,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松巢了。

    赵允感动极了,呼扇着两个大眼睛,笑眯眯对逄简道“简,你真厉害,怎么能一夜之间就造了一个松巢。松岩道人告诉我,我在妫琉山的松巢,是几百万年的天地造化之功。你比天地还厉害,简直就是造物主了。”

    “这个马屁可真是太受用了。松岩道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徒儿如此会拍马屁,不知道是会高兴,还是会难过。”

    “拍马屁怎么了。只要是真性情,马屁也都是人间至理啊。”

    “你这个道理倒是与众不同。这也是松岩道人教的么?”

    “松岩道人虽是世外仙人,但却极通人情世故。他主张,顺应真性情,方得大自在。他与那些寻常修仙之人压抑性情的做法,是大大不同的。松岩道人可从不装神弄鬼的。”

    “那可真是难得。怪不得你能够如此纯洁可爱,原是因为松岩道人的关系。我对松岩道人更加仰慕了,真希望快些到妫水郡国去。”

    “我也希望你能快些去,到时候带你去妫琉山,痛痛快快玩一玩。”

    这时候,一个内侍进来了,躬身行礼道“殿下,勤学殿里的客人们都快到齐了。”

    “窦福宁也到了么?”

    “也到了。正在和华公子、融公子坐着饮茶呢。”

    “好,我们马上过去。”逄简转脸对赵允说,“好了,允,我们也走吧,今天是咱们妫水学院设的宴,我们是主人,去会会新朋友。”

    等逄简和赵允到了勤学殿正厅的时候,客人们正在闲聊。客人不多,只有融雍、华耘和一个不认识的华服少年。不问可知,那华服少年就是窦昭仪、窦太尉的侄儿窦福宁了。

    融雍和华耘身边都没有跟童子或仆人,但窦福宁身后却跟着四个俊仆,贵胄子弟的派头和排场非常足。

    窦福宁果然是生的俊秀异常,那张瓜子脸的五官仿佛是用画笔画上去的一样精致、巧妙。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顾盼生辉,一只小巧精致的鼻子和一只花瓣一样娇艳的小嘴把整张脸衬的超乎想象的具有少年的稚气。大约是因为窦太尉出身武将的缘故,窦福宁的身上穿着一副少年武将的装束,腰间挂着一柄长剑,浑身散发出一种英武练达的气质。

    窦福宁扶着佩剑的剑柄走上前,对着逄简说“简哥儿,你也太托大了。明知道有贵客要来,你还姗姗来迟。小心我去皇后娘娘那里告你的状去。”

    逄简微笑着说“我和允去四处查看妫水学院,所以来的迟了。怠慢你了。怠慢了,华公子,融公子。”

    “见过殿下。”华耘和融雍说。

    窦福宁并不怎么理会他人,冲逄简做了个鬼脸,转脸看着赵允,说“你怎的生的这样俊秀,都快比我还俊俏了。你是赵允么?”

    赵允噗嗤笑了。第一次见到有人自夸俊俏如此不加掩饰。

    “你笑起来更俊秀了。我把你讨来做了我的夫人吧?”窦福宁道。

    赵允有些不高兴了。自从他与华耘那一次之后,他对别人将自己看作女子或者比作女子,非常反感。正在琢磨如何反击这个窦福宁,窦福宁却上来拉住赵允的手臂,笑着对逄简说“简哥儿,我喜欢赵公子,以后我住在妫水学院就有和我玩的了。要是天天对着你,可真是烦闷至死了。”这几句自来熟的话,瞬间又让赵允没了脾气。赵允露出了一丝微笑,说“窦公子谬赞,你才真是英武俊秀啊。”

    “那当然,皇后娘娘也夸我有英武之气呢。”窦福宁骄傲的说。看得出来,这个窦福宁和雒皇后很是熟悉,而且似乎也颇得雒皇后的宠爱。

    逄简怕怠慢了另两位客人,于是插话道“好了,你们俩就不要互相夸赞了。日后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长着呢。”逄简走到华耘和融雍的前面,拱手道“怠慢两位公子了。”

    融雍郑重的说道“殿下言重了。”

    华耘却嬉皮笑脸,说“殿下言重了。方才我们粗粗看了一下新的妫水学院,可比以前赵允那个地方好的多了。赵允这小子倒是有福气,赶上这么一位好郡王。什么时候,殿下把华耘调到这里来做南宫卫士吧。华耘也好日日得见殿下的郡王风采,窦公子的英武之姿,赵公子的俊秀之美。”

    窦福宁呵呵笑了几声,说“华耘,你倒是伶俐的很。一句话啊,把我们仨人都夸了。”这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逄简说“来来来,我们入席吧。我让太官令备了一些简餐,我们一起消消暑,聊聊天如何?”

    “‘简’餐?简哥儿,你倒是时刻不忘你自己的名字啊。招待客人都用‘简餐’。”窦福宁调皮的说。

    这是一个十分僭越的玩笑。逄简贵为郡王、皇子,名讳岂是可以随便让人拿来玩笑的。融雍心下十分纳罕,这窦福宁也太恃宠而骄了些。可逄简却并不气恼,只是笑一笑,也不应答,抬抬手吩咐内侍们上菜。

    窦福宁却又不干了“简哥儿,你也太抠门了。大热天儿的,就让我们在这大殿里吃啊。会热死的,简哥儿。”

    这又是一个十分僭越的要求。窦福宁虽然是窦昭仪的侄儿,但逄简可是皇帝陛下的亲儿子,又是雒皇后亲自养大的,身份异常贵重。皇子宴请,已经很赏脸了,哪里还能挑三拣四的。融雍更加不解了。

    逄简依旧不气恼,看着窦福宁,用一种近乎央求的口气说“福宁啊,那我们在这大殿中多放几盆冰好不好,我着人去宫里立即多取一些来?”

    “不好,不好。有了冰盆,屋子里的凉气就太硬了,不舒服。而且这大殿常年不用,已略有些霉味了,在这里吃饭,实在是倒胃口。”在融雍看来,窦福宁简直有些无理取闹了。

    逄简苦笑着,看看赵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