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玄幻小说 > 瘟疫医生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改写日记【求月票,求订阅】
    暴雨仍未减退,顾俊走到这二楼前厅窗前望出去,却又见到这片天地的色彩都好像有了变化,更为明亮了,而在雨声分明从四方都传来了惊喜欢呼声,整个沃桑镇都沸腾起来了。

    “迦尔德先生,迦尔德先生!”屋子外边响起另一股激动的呼唤,是那个看守人青年。

    看守人冒着大雨奔了过来,雨水把他的灰黑大衣淋透了,但看守人欣喜若狂,呼喊道“卡洛普医生来了!他们提早了行程,铁之子!铁之子兰顿也来了。迦尔德先生,你有救了,沃桑镇有救了,我们都有救了!”

    顾俊用纱布一圈圈的缠扎住血淋淋的左手尾指,先就这么处理着了,到时间就松一松止血带。

    他收起解剖刀,拿起煤油灯和长刀,从二楼走回到一楼,走向大门口边。

    只见看守人青年站在距离门口还有五、六米的位置,任由风雨打在他那张年轻朴实的笑脸上,“真好,真好啊!”

    “嗯……”顾俊望着看守人的笑脸,很清楚在清醒世界的异文世界,其实接着发生了些什么。

    那就是这个恶梦的本身。

    不过,被称为梦的东西,不就是与现实无关吗?

    不管现实世界里已经发生了什么,将要发生些什么,那都不是梦,梦就是梦。

    顾俊看到脑海中的那本看守人日记,从这新增一篇内容开始,再往后的那几十页原本写满了内容的纸张,突然全部都变成了一片空白,像再往后的那一百几十页般的空白。

    这个梦,已经发生变化。

    这个梦,由我来书写。

    顾俊朝看守人扬起嘴角笑了笑,不管还在滴血的左手尾指如何疼痛,鼓起精神往那本日记里接着写下

    我立即告知了迦尔德先生这个让人振奋的好消息,迦尔德先生顿时也振作了起来,那些哀嚎和谵妄胡话都不见了,他的面色好了很多,话语也恢复了往昔的魅力。

    也是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迦尔德先生一直并不孤独。在他不幸染病后,他的一位挚友塔米丽恩小姐就悄悄来到这里陪伴他,并且躲过了之前检查员的搜索。这些天来,塔米丽恩小姐一直留在屋内陪伴着迦尔德先生。

    之前我看到的二楼窗后的那道黑影,原来正是塔米丽恩小姐。

    顾俊使着精神力写着,这并非不需要消耗精神,相反非常的消耗,但这一段他一定要写下。

    塔米丽恩,在异文里是“应时之雨”这个词的音译……

    他刚才已经留意过了,吴时雨也不在一楼。

    她可能是被这个恶梦困住,他是被转为食尸鬼迦尔德,她则是被转为那一道虚无模糊的黑影。如果她的意志不够坚定,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她可能就被这栋诡屋搅碎,成了这个恶梦的一部分……

    就像看守人永远地看守,她是永远地驻步二楼窗后望着外面。

    那怎么行啊……这破地方连一张沙发让她躺一会都没有……

    顾俊咬牙鼓动着精神,继续往日记写下

    我见到了塔米丽恩小姐,她没有感染上瘟疫的症状。她是个漂亮可人的适龄女子,虽然是一身麻布衣服,却有一种不凡的气质。不过是因为她最近太过疲累睡眠不足吧,她的眼神总有些慵懒。

    看到了她,横在我心头多日的一份疑虑就放下了,事实证明迦尔德先生的屋内并无什么古怪。

    写完了最后这句,顾俊感到脑袋已经在绷紧,抽了抽痛,但同时隐约感觉到旁边有什么涟漪动起。

    一个眨眼间,他转头一看,就看到一道熟悉的纤长身影重新出现了,她背着一个医疗包,双手分别拿着一袋食物和一把长弓,脸容上既有些灵动又有些迷糊,吴时雨。

    “唔?”吴时雨看看周围,“刚才我们不是在二楼的吗?”

    “下来了。”顾俊说道。

    “你那手指怎么了?”她注意到了。

    “切掉最后一节了。”他说道。

    “哦?”吴时雨皱眉想了想,不太想得明白,“那你以后怎么拉勾勾?哎,随缘了。”

    顾俊却为之高兴,是她,这种话语,这种眼神,就是咸雨没错了。

    看来她并没有上去过三楼,在她驻步在二楼窗后之后,那个吴时雨渐渐就不是她了。

    “迦尔德先生,你们在说什么?”看守人青年困惑问道,“这是什么语言吗?”

    “这是塔米丽恩小姐的家乡话。”顾俊以异文答了句,“我有些话要先跟她说说。”

    他当下和吴时雨走到一边,把情况给她大致讲了一下,最后说道“我要把这个恶梦变为一个美梦,这对于恶梦病一定会是个冲击。这就是我们在危险中找到的机会。”

    “你是说你可以改变这个梦。”吴时雨听明白了,“那能不能现在给我变一群企鹅出来?想看企鹅。”

    “不行啊。”顾俊摇头,“异文世界没有企鹅这种东西,但是有卡洛普医生。”

    他深吸一口气,暴雨带起了泥土的气味,让他精神一振,继续往日记里写下去

    虽然还下着大暴雨,但卡洛普医生们立即就要对小镇的患者们展开救治。

    因为迦尔德先生是镇上有名对医学有所研究的,曾经还有机会可以前去卡洛普学院。所以医生们第一时间就往这边赶来,希望能从迦尔德先生这了解到更多关于病理、疫情的情况。

    得益于此,我也看到了这些生命女神的使者。

    随着顾俊费神把这些内容写下,看守人青年顿时雀跃起来,面色都激动涨红了,“快看,镇长他们带着人来了!”

    顾俊和吴时雨都转头望去,只见就在他们来时的那片密林方向,大雨倾注着树木与道路。

    有一大群人在冒雨匆匆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些清晰的身影与面孔,应该正是看守人说的镇长等沃桑镇人员,他们朴素的脸庞每一张也都是喜形于色,带路着似有欢声笑语。

    但是跟在镇长他们后面的那十几道人影……全部是模糊的黑影,看不到身影,也看不到面孔。

    就只有一个人形的高大轮廓。

    顾俊一下就能明白,这就像屋子书房里的那些书籍,只有外表,里面全是空白。

    因为这是看守人的梦,而出身普通、没读过什么书的看守人根本想象不到书里会是什么内容。

    此时此刻,看守人青年也是想象不到卡洛普医生都是些怎样的人,想象不到铁之子兰顿是怎样的人……

    “啊迦尔德先生,塔米丽恩小姐,他们来了!”看守人青年激动紧张得话声颤抖,连忙拉扯好自己的衣装,眼神变得灼热,“你们快看,天啊,真不愧是卡洛普医生……那位就是兰顿吧,有救了,我们都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