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封少的掌上娇妻 > 第320章 什么都告诉她了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七,听说你受了伤,所以我特意来医院看看你!”杰西卡拎着一篮水果,淡笑着走到夏初七病床前,将水果篮放在了一旁。

    “多谢你来看望我,这么客气做什么,还特意买水果来!”夏初七乍一看到杰西卡,还有些吃惊,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受伤在这里养伤的事,难道是封洵告诉她的?

    “既然是看望病人,总不能空手而来,这可不符合你们的礼仪!”杰西卡微微一笑,目光看向她打着石膏的右腿,关心地问道“你的右腿现在感觉如何了?”“倒是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活动受了限制,只能这么无聊地躺在床上,玩玩电脑打发时间!”夏初七耸耸肩,对她无奈地笑了笑,又道“我不能帮你倒水,所以只能麻烦你自便了,一旁的饮水机里有水,

    你渴了就自己倒一杯吧!”

    杰西卡点点头笑了笑,起身果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夏初七也倒了一杯,递到她手边“你应该也渴了,喝口水吧!奇怪,你怎么身边没有人照顾么?封洵呢?”

    “多谢……”夏初七接过水杯道了声谢,听她跟自己问起封洵,摇头淡笑道“他可是大忙人,总不能一直守在我这里照顾我!”

    “说的也是,封洵他其实就是个工作狂,让他闲着他都闲不下来的那种人!”杰西卡笑着打趣了一句,低声叹息道“如果不是在纽约碰到他,我都不相信他会飞来这里!”

    “原来是他告诉你,我在这家医院养伤的?”夏初七随口问了一句,想想也不奇怪,杰西卡是封洵的心理医生,他们大概长时间都保持联系,那么封洵把这事告诉她也不足为奇了!

    “是啊,没想到会在纽约碰到,就一起喝了杯咖啡聊了聊,提起你,我才知道原来你也在这里,而且竟是养伤!”

    杰西卡含笑点头,语气颇有些感慨“所以我才明白,为何他竟会出现在这个他一贯厌恶的城市了,毕竟之前他是绝不愿意踏足这里的!”

    夏初七闻言一怔,迟疑地问道“杰西卡,你是说封洵很讨厌纽约?”“是啊,他不愿意来这里,据我所知,他已经至少有将近五六年,都没有来过纽约的,就算是有公务,也会派手下过来接洽!”杰西卡点点头,看到夏初七惊讶的表情,心下了然,看来这件事封洵并没有跟

    夏初七提起过!

    “可是我不懂,为什么他偏偏会讨厌这里……”夏初七不解地摇摇头,毕竟这里是大都市,一切都很便利,而且之前五姐要帮她转院来这里,封洵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和反感!

    “与其说讨厌这座城市,倒不如说讨厌这里某个人!”杰西卡低叹了一声,见夏初七还想多问,对她歉然笑道“这件事其实我不该跟你多提,还是让封洵自己告诉你吧!”

    夏初七只能按捺下心头的疑问,端着水杯默默地喝了一口,眉头微皱。

    按照现在她和封洵的僵硬架势,她问了封洵,他又会告诉她么?

    她到底不是身为心理医生的杰西卡,又怎么能让封洵说出一些不愿意说的事实?

    夏初七想到这里,唇角默默地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这表情的变化,被杰西卡看在眼里。

    看来封洵说的没错,他们之间的确出了些问题!

    “小七,最近你和封洵之间,还好吧?”杰西卡关心地笑问道。

    夏初七回过神来,面对杰西卡仿佛有些洞悉一切的目光,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前几天见到封洵,他看起来心情不好,所以我和他多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你们之间……好像出了点问题!”

    杰西卡说到这里,耸耸肩,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本来你们的感情,我不好插手,但是我既然身为他的心理医生,也该为他的心理状态负责!”

    “原来他什么都告诉你了……”夏初七苦笑着说道,声音略有些低沉。

    她和封洵的那些感情上问题,只有他们自己可以解决,她甚至都没有跟旁人提起,封洵却已经告诉了杰西卡……

    或许在封洵心中,只有他的心理医生杰西卡,才是最值得他信任的!

    想想也不奇怪,杰西卡和他认识了多年,又是他专人的心理咨询师,而她和封洵不过认识了多久?

    她曾以为他们彼此也是互相信任的,直到封洵说的那句话,她才知道原来封洵从没有完全信任过她,也不曾信任过他们之前的感情!

    “毕竟我一直在帮他治疗那情感冷漠症,他如今恋爱,当然也需要我这个朋友来帮他做一些心理辅导……”

    杰西卡笑的十分坦然,丝毫也不觉得封洵把事情告诉自己有何不妥,缓缓开口道“小七,你应该已经知道,他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去恋爱,所以你当初既然愿意和他在一起,就该明白这一点,不是吗?”

    “我以为,我会让他慢慢好转!”夏初七无奈地摇头。

    “如果他一直好转不了呢?”杰西卡挑眉反问。

    “……”夏初七一时陷入了犹疑,如果封洵永远都是那样无法相信爱情,无法全然信任她,那么她真的有勇气,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吗?

    见她果然有些踟躇不定,杰西卡淡淡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背,慢条斯理地说道“之前我其实劝过你,你还年轻,对爱情有诸多幻想,而他或许永远给不了你想要的感情浓度,最后你只会觉得受伤……”

    杰西卡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而他其实也并不需要一个总是把爱情挂在嘴边,对爱情有太多幻想的女人,他需要的是一个能陪伴他,给予他足够安全感的伴侣,你明白吗?”夏初七愣了愣,抬眸对上杰西卡的目光,想要从她的眼里看出一些什么,却只看到她目光温和地看向自己,仿佛眸中还带着几分喟叹和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