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封少的掌上娇妻 > 第528章 夫妻同心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写完了,就洗洗手去吃饭!”夏父见他们两人旁若无人地窃窃私语,开口打断了两人。

    夏初七连忙点点头笑着应了,和封洵一同洗了手这才上了餐桌。

    等两人陪着夏父一起用完晚餐,就离开了夏家老宅回到他们自己的住处。

    “手还疼吗?”封洵帮夏初七继续揉着手腕,心疼地说道“要不要热敷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了……”夏初七摇摇头,对封洵淡笑着答道“只不过低着头写了五十遍书法,除了手疼,脖子和肩膀有些酸而已!”

    “你早该告诉我的,我也能帮你一起写!”封洵低叹一声,走到她身后,帮她揉着有些酸的肩膀,柔声说道。

    “你帮我写,父亲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说不定会因为我偷懒,直接罚我写一百遍,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夏初七敬谢不敏地摆摆手,无奈地说道“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写五十遍就好了,好在父亲这一次并没有太生气,否则就不是罚我写《诫子书》五十遍那么简单了!”

    “是我陪着你一起将这件事瞒着你父亲,就算罚,也应该我陪你一起受罚!”封洵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后颈窝,在她耳边歉然说道“小丫头,对不起!”夏初七扑哧笑了起来,转过头看向他,挑眉说道“你用不着跟我道歉,这一次被父亲罚,是我心甘情愿地受罚,只要父亲同意我们的婚事,只是写写毛笔字根本算不得什

    么!”

    看着她澄澈的目光,封洵只觉得心中溢满了暖暖的热流,忍不住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

    千言万语都敌不过一个充满柔情蜜意的吻,两个人的呼吸也不知不觉加重了,封洵终于按耐不住,一把将夏初七抱起来,朝着楼上浴室的方向走去。

    等到衣衫尽落,夏初七被他抱着坐进偌大的按摩浴缸,她倒是清醒了些,警惕地说道“我可没什么力气了……”“没关系,我有力气就行了!”封洵唇角微勾,将浴缸的按摩功能全部打开,让她舒舒服服地靠在自己怀里,倒了一部分浴液在掌心,开始帮她按摩着手臂,双肩,还有后

    背。

    感受着他温柔的抚触,夏初七安然地闭上眼,察觉到他一个吻落在自己手臂上,也没有睁开眼,只是笑着问道“我手臂上那个枪伤留下的疤痕,是不是还有些醒目?”

    “这个伤痕,时刻提醒着我,绝不能再让你受到丝毫伤害!”

    封洵低叹一声,伸手在她那道浅浅的肉粉色伤痕时摩挲着,也正因为这里可以提醒他,所以他才没有请美容医生帮她彻底消除这一道印记。

    听到他语气里的自责,夏初七不禁笑着打趣“早知道你对我那次受伤耿耿于怀这么久,我就该找个整容科医生,让这里不留痕迹!”

    “不,这里可以时刻提醒我,我的一时失察会让你遭遇多大的危险!”

    封洵摇摇头,一字一句低声说道“以后我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将来即使有再大的危险,你的命都比我的命更重要!”

    听到他这么说,夏初七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可怕的梦境,一颗子弹朝她飞来,封洵推开她用身体帮她挡住了这枚子弹……

    想到这里,夏初七连忙坐直身子,皱眉说道“不许这么说,就算保护我,也不能拿你自己的命冒险!”

    “小丫头……”封洵叹息了一声,正想开口,却被她伸手按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封洵,我想告诉你,我和你结婚之后,你是我的丈夫,我们是一体的,你不想看到我受伤,同样我也不能看到你出事!”她的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看着她义正言辞的模样,封洵也不禁笑着点点头,吻了下她的掌心,又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贴在自己的胸膛,低声说道“我明白,我

    们是一体的,谁也不会有事!”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夏初七偏过头,对他娇俏地眨眼一笑“再说了,就算真的遇到危险,我们身边还有那么多保镖呢,我不是还有个替身吗?”

    封洵颔首微笑,柔声说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说的没错,我喜欢这句话!”

    不等夏初七回答,他又含笑开口道“你说的那个替身,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紧训练,应该有所成效,很快就能安排在你身边,当你的影子保镖了!”

    夏初七点点头,她相信封洵的手下训练人有多么专业,而她的那个替身,为了活命,也会努力去训练!

    就在她还想着那个替身将来的身手会是什么样,冷不丁就感受到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她抬眸看向他,鼻尖却被他惩罚地咬了一下。

    “小丫头,这个时候应该专注一些……”

    “专注什么?”夏初七疑惑地看向他。

    封洵被她的反应气笑了,也不想做过多的解释,干脆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当然是专注享受!”

    夏初七耸耸肩,索性放松地躺下来,继续享受着他的服务。

    在按摩浴缸和他的双重“服务”下,夏初七不禁闭上眼,舒适地低叹出声,直到一个漫长的澡洗完,她又被他抱着趴在床上,享受着他给自己做的精油按摩。

    感受着他的大掌娴熟在自己后背上推拿,夏初七忍不住啧啧称赞道“封洵,你的手法这么娴熟,不会也找人学过吧?”

    “小傻瓜,我只学过中医的一部分推拿……”封洵低笑了一声,在她腰间停留了一会儿,身子靠近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至于这个,算是无师自通!”

    夏初七满意地点点头,小声嘀咕道“这还差不多,你可不许在别的女人那里试验练习!”

    封洵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腰,见她痒的求饶,这才继续帮她推拿。在薰衣草精油的淡淡芬芳中,夏初七只觉得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就这样趴在床上,闭上眼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