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科幻小说 > 死人财 > 第293章 压棺童子
    倒挂在枯树上的瘸子仙,一个劲在叫嚷,说不能打开陈旧牛皮袋,否则厄难降临,说我们三个都会死亡,还说需要特殊的仪式,才能打开。

    鬼哥不信邪,没两下解开,随即一个暗红如鬼胎的小人铜像出现。

    十厘米长,没有半点精致感,好像一个没有完全成型的婴儿胚胎,五官没有健全,加上闪烁着妖艳无比的血色,看起来有几分悚然。

    “老瘸子,这什么东西?”鬼哥问。

    瘸子仙翻着白眼,吐着急气,一言不发,他那副涨红的老脸,能看出几乎气炸了。

    “这是诅咒小人吧?”我说话,一瞬间,能看到瘸子仙脸颊肌肉抽动,看来和我猜想的差不多了,一般来说,法术大致分为道教正法和民间法术,道教正法主要指斋醮、符箓、雷法等,而诅咒小人、扎小人等介于正法和民间法术两者之间,有一个名词,属于厌胜术。

    厌胜又称魇镇,是一种流传已久的巫术行为,无论是宫廷或是民间,都曾流传广泛,至今有人擅长。厌胜术通常凭借一个物体作为镇物然后施术,作为这种术法的统称,

    由于道教和民间信仰水乳交融,历朝历代很多道士精通厌胜术,而民间厌胜术的施法也经常通过礼拜道教神灵等实现。

    实际上,古老的厌胜术早已经走出国门,遍布汉文化圈。在日本和朝鲜的古籍记载中,多有利用厌胜术为各种目的服务的记载。从最古老的压胜之术,演变细分出了降头、诅咒、下蛊等术法。

    这种邪门歪道的术法,历史上比较出名的,就是西汉的“巫蛊之祸”、曹丕赐死甄夫人、唐高宗废王皇后,都是因厌胜诅咒之术而起。

    此外,在清朝宫廷之中,记载因为巫术而引发的事变多如牛毛,先是康熙帝的长子胤禔。据说胤禔是个美男子,长得一表人才,但却不是太子,当时的太子是康熙帝的二子胤礽。公众号嗣汉天师府,胤禔一心想夺嫡继大统,于是就请了一个会巫术的蒙古喇嘛巴汉格隆,来诅咒太子胤礽。后来皇三子胤祉告发胤禔用魇术魔废皇太子之事,康熙皇帝对胤禔所作所为极为气愤,宣示其为"乱臣贼子。"下令,夺郡王爵,严加看守,在府第高墙内幽禁至死。

    除此之外,后宫中钮钴禄氏、叶赫那拉氏期间的压胜之术,也是肆意猖獗。

    厌胜术据说最早源于古代的工匠木匠,在古代当家里建造房屋需要请工匠的时候,一定要好酒好肉的招待,如果招待不周让工匠起怨恨之心,他们就会暗中在房屋内做手脚,使房屋所住之人家宅不宁,轻则家宅不宁,时有损伤或惹上官非,重则患上恶疾、遇上灾劫、孩童夭折,最坏的情况下甚至会家破人亡,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诅咒。这么狠毒的巫术当然不是无缘无故的施用,主要是因为古代的工匠地位低,这些招数主要是对付那些克扣工钱和肆意欺压人的雇主。

    ……

    “诅咒小人?看着不像啊?”鬼哥疑惑说道。

    说完话,他推了推瘸子仙,想问个究竟,谁知道瘸子仙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是话痨,变得沉默不语,表情凝重,好像将有什么大事发生?

    这是一个铜制的狰狞小人,蛰眉恶目,鹰鼻犬嘴,穿着一件类似寿衣的血色衣服,确实与平日里见到的“诅咒小人”画像有着很大区别。

    “不想说?”

    “老瘸子,这可容不得你闭口不言!”

    “不详尝试苦刑的话,你就继续当哑巴吧!看你能挺到几时!”

    ……

    鬼哥也是个狠人,拿出一把刀,直接划向瘸子仙的命根子,这一下,瘸子仙如一头死猪般拧动挣扎起来,大喊求饶,鬼哥发出嘲讽声,说你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奇葩,都什么年纪了,留着命根子有啥用?还能派上用场不成?一席话,说得瘸子仙尴尬羞愧,恨不得一头撞死。

    “是诅咒小人!”

    “也不是一般的小人!”

    “铜制的!”

    “古代用来压棺。”

    “也叫压棺童子。”

    “不过这尊压棺童子可不一般,有着将近两千年历史,早已不是凡物,不可轻易露世,否则诅咒一开,只要见到它的都性命难保”

    ……

    瘸子仙说得很邪乎,只是过去一段时间了,我们并没有感受到什么诅咒的存在啊?

    “压棺童子?”我一脸疑惑。

    “旧时出殡时的封建仪式,如果没有活的童子,则会用死物……死物?”鬼哥眸子一瞪,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事情?一张脸扭曲得可怕。

    “铜制小人,确实是一副童子骨!”瘸子仙艰难说话。

    “有什么用?”我问。

    “压棺!”瘸子仙龇牙咧嘴,一直脑袋朝下倒挂着,让他浑身气血直冲脑颅,一张老脸变得越来越红,血管暴涨,褶皱的脸皮被撑开,脑袋似乎要爆炸一般。

    “压什么棺?”鬼哥也开口问。

    “冤……屈……湖……飘起的棺……有东西……”瘸子仙没说完就昏死过去。

    “放下来吧!别把他搞死了!”我说话。

    “也罢!留着他还有用!”鬼哥解开瘸子仙身上绳索,只是,当瘸子仙落地的刹那,他那对深深凹陷的眼窝,瞳孔忽然张开,迸射出两道寒光,犹如两抹烈焰激冲而出,鬼哥惨叫一声,倒退时捂住双眼。

    “换回来!”瘸子仙就要捡起地上的压棺童子像。

    这老家伙真够阴险的,居然能那般隐忍,一直在等待时机,装死骗过了我们。

    好在的是。

    我及时反映过来,拷鬼棒一个扫地,斜向砸出去。

    “轰”的一声,拷鬼棒结结实实砸在瘸子仙的脑门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瘸子仙如沙包般倒飞回去,我横前一步,将压棺童子像朝鬼哥的方向踢了过去。

    “找死!”瘸子仙猛地起身,脊背后,一股恐怖烟雾飞腾,如张开的死亡巨网,遮天蔽日朝我压落,无法分清那是真的网,还是烟雾衍生的怪象,不过我不敢硬抗,暴喝一声,施展了阴阳碎金吟,稍稍震退瘸子仙,自己快速后撤。

    此时。

    鬼哥还没恢复,依旧捂住双目,他的脸颊有血在往下流淌。

    刚才瘸子仙那一瞪,并不是用“眼光”杀人,而是暗中袭出两根很细很细的毒针,顾不上关系鬼哥是否会瞎,拉起他就往外跑了。

    至于压棺童子像,胡乱揣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