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玄幻小说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第七百三十三章 你不要过来啊!(求月票)
    这样的变故,大大的出乎了水木的预料。

    因为自身是举报者,所以在水木的预想中,在高层会议上公开指认了日向镜后,他多半只是会接受村子的问询,再加上有日向一族帮忙运作,他被幻术拷问的概率几乎为零。

    而一旦新的忍校校长上任,他就可以谎称自己是被敌人给蒙蔽了,主动为日向镜洗脱掉勾结大蛇丸的嫌疑,同时也洗脱掉他自己的麻烦。

    到了那时,日向镜已经失去了忍校校长的职位,而他又有日向一族的庇护,日向镜就算想报复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算盘本来打得好好的,却没曾想半路竟杀出了一个宇智波止水。

    水木怎么也无法相信,明明在这件事上有利可图的副校长宇智波止水,竟会选择支持日向镜,甚至是以这种近乎鲁莽的方式,来支持日向镜!

    “你...你不要过来啊!”

    腿有些发软的水木一边嘶喊着,一边向宗家长老的身后躲着。

    一见止水眼眶中那四刃手里剑图案的万花筒写轮眼后,他心中的所有胆气便立刻一泻千里了,他实在无法鼓起勇气面对一位万花筒的宇智波。

    感受着止水身上凛冽的杀意,宗家长老的额上沁出了一层细汗,色厉内荏的说道“宇智波止水,你想干什么?这...这里可是村子的高层会议,你难道想在这里动手吗?”

    止水毫无动摇,步伐依旧。

    吞咽着口水的宗家长老,也开始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直至此刻,一贯养尊处优的宗家长老才深刻的体会到了直面宇智波家的万花筒,是一件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

    在自己的族地里,他可以肆意的诋毁宇智波,可真实面对面后,他才发现仅仅只是与宇智波家的万花筒对视,就已经有巨大的压力了。

    在这股重压下,他甚至隐隐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身体最终明智的做出了反应,乖乖的让到了一边,将身后的水木让了出来。

    参会的一众木叶高层们,此时也都面面相觑。

    尽管早就听纲手,自来也,阿斯玛几人相继提起过日向镜对止水的影响力,但止水如此剧烈的反应,还是令主位上的三代火影狠狠吃了一惊。

    他没想到一向温和,有别于其他宇智波的宇智波止水,竟会做出如此莽撞的举动。

    纲手和自来也都阴沉着脸,对止水的举动,他们俩不像其他人那么意外,但却感到很不悦,毕竟这是村子的高层会议,止水在这里开启万花筒写轮眼,无疑是一种武力示威!

    “这...!?”

    富岳直接愣在了座位上。

    他完全无法理解止水此刻的举动,也完全没料到止水竟在没有征求自己这个宇智波族长意见的情况下,擅自做出了选择。

    坐在富岳对面的日足也一改之前置身事外办的默然,一脸震惊的望着走向水木的止水。

    今天的这场高层会议,他事先考虑过很多种突发状况,甚至连日向镜当场动手的可能,他都提前考虑过了,却唯独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一幕。

    对他来说,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荒诞了,堂堂宇智波家的万花筒,木叶第一强者,竟会因为日向镜随口的一句吩咐,就不假思索的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至于其他诸如顾问长老转寝小春,上忍班班长奈良鹿久,情报班班长山中亥一,支援班班长秋道丁座等等参会的高层,则是又惊诧,又忌惮。

    日向宗家长老投来的求援的目光,他们自然都注意到了,可他们同时也感应到了止水身上那股强烈的查克拉波动。

    “止水动真格了!”

    顷刻,他们的心中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

    为了日向一族的内部斗争,去直面一位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这笔买卖,不论怎么看都是不划算的。

    而别说是他们了,就连布置在会议室内的暗部小队,此刻也是犹疑不定,方寸大乱。

    他们的职责是维护会议的正常秩序,按理说,止水突然在会议室里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行为,是他们必须要制止的。

    可宇智波一族是出了名的桀骜,而且对方还是宇智波家的万花筒,村子里的第一强者,真要动起手来,场面很可能会瞬间失控,再加上三代火影只是一脸惊讶,却没有下达任何指示,所以他们也乖巧的选择了视而不见。

    于是乎,一时间整间会议室内,只剩下了止水的脚步声,以及水木那磕磕巴巴的求饶声“这...这是一个误会,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就在这时,止水眼眶中的四刃手里剑图案缓缓飞旋了起来。

    而在止水发动幻术的一瞬,水木毫无抵抗的陷入了幻术中,求饶声戛然而止,扭曲惊恐的神情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倚在靠椅上的日向镜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诬陷我?”

    陷入幻术中的水木一脸木然的答道“因为你要把我赶出了忍者学校,所以我想报复你...”

    说着说着,水木就把他怨恨日向镜,私下联系日向宗家长老,与宗家长老密谋诬陷日向镜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着水木的供述,宗家长老脸色铁青,歇斯底里的喊道“他...他胡说八道!是他骗了我,我是不知情的!”

    日足则低下了头,一想到宗家的丑态被这么直接的展现在了村子所有高层的面前,他就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去。

    日向镜没有理会大喊大叫的宗家长老,而是继续随口问道“你为什么会想到用勾结大蛇丸这个借口,来诬陷我?”

    水木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因为大蛇丸大人曾跟我提起过你,说你是一个很麻烦的家伙,要我小心应对你。”

    听完水木的这段供述,会议室内的众人顿时一惊,从这段供述中不难分辨,水木才是那个真正与大蛇丸勾结的叛徒。

    一旁的宗家长老也不可思议的望向了水木“你这个蠢货竟然是大蛇丸的眼线?!”

    第二更奉上,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