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其他小说 > 锦鸾归 > 第1章 初来乍到,鸡飞狗跳
    “杨岩泉你对得起我们娘俩吗”

    尖利的质问如同一把锥子锥入苏锦鸾脑门,痛得她连连倒抽几口冷气,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是谁她在哪发生了什么

    仿佛启动了某个开关,大量记忆潮水般涌来,斑驳交错光怪陆离,涨得她头痛欲裂

    昏过去的前几秒,苏锦鸾听见男人气急败坏地低嚷

    “你闭嘴闺女被你推得磕破头了”

    紧接着便是高了八度的泼辣女声

    “你敢骂我反了你了你杨岩泉如今吃香喝辣的好日子怎么来的,心里没点数么你敢给老娘在外头找小的”

    老爹出轨了

    苏锦鸾堪堪转过念头,便承受不住地昏了过去。

    赵玉枝两眼通红,抡圆一巴掌甩到杨岩泉脸上,奔着病恹恹的俏寡妇就撕了过去。

    “我叫你偷汉”

    “住手”

    杨岩泉顾不得火辣辣的半边脸,两步追上去,将发飙的胖婆娘拽开

    到底是个大男人,哪怕平时没做过粗活,力气也比女人大多了。

    “你发的什么疯能不能别闹了我跟人家姜大妹子是清白的”

    “你还护着她”赵玉枝气红了眼,挣扎不开,唰唰给他脸上挠了两把。“老娘跟你拼了”

    杨岩泉疼得龇牙咧嘴,情急之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反制她,各种金玉钗环叮里当啷掉落一地。

    “全村老少爷们都看着呢,你能不能别丢人现眼了有话家去说,别在人家家里头闹”

    气昏头的赵玉枝早没了理智,毫不留情地将他头脸彻底挠成了筛子底。

    “到底谁丢人啊你在外头胡搞瞎搞不嫌丢人,我怕什么丢人还偷拿老娘的银子去买保胎药给你脸了是不是”

    “老娘今儿就要弄死那个野种这日子没法过了”

    尖利的哭嚎连绵不断,一浪高过一浪,又将苏锦鸾从短暂的昏厥中吵醒。

    她不适地睁开眼,朦胧看见一张楚楚可怜的病西施脸,脑中自动浮现称呼,姜婶子。

    “孩子别怕,婶子带你去看大夫。别听你娘胡说,婶子不是那样人,她误会了。”

    姜青莲费力扶起懵懂木楞的苏锦鸾,想招呼边上看热闹的村民搭把手,却无人上前。

    寡妇门前是非多,杨家又正在闹腾,谁敢沾惹

    苏锦鸾迟钝地盯着她漂亮的脸看,脑子里错综复杂的记忆一时半会理不清,头沉重得几乎抬不起。

    她是苏锦鸾,可是好像有两个苏锦鸾。

    是做梦吗

    杨岩泉还在旁边跟妻子纠缠,口里不住赌咒发誓

    “我跟姜青莲是清白的要是我撒谎,就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赵玉枝打红了眼,哪里肯听他的,嘴里不干不净地骂,拿丈夫当几世的仇人一样往死里厮打

    “老娘辛辛苦苦给你们杨家攒下现在这点家底,你吃我的喝我的,还在外头弄个小杂种回来抢老娘的命根子做你的春秋大梦”

    “老娘今儿把话就撂在这打死你个老王八老娘给你守寡,打残废了老娘给你养老你就死了那些个花花肠子吧”

    “你这泼妇”杨岩泉被压着打,抽动着眼皮子不住往闺女这边瞧,不知道是在使眼色叫她们快走,还是疼得在求助。

    苏锦鸾被吵得脑仁针扎似的疼,眼前又隐隐发黑,一咬牙,撑着姜婶子瘦弱的胳膊站起,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往外头去喊人帮忙拉架。

    出了院门,激烈的争吵撕打声小了些,苏锦鸾松开牙关,深吸了口气,定睛瞧着眼前陌生的小村庄。

    低矮的平房,茅草铺就的屋顶,狭窄的土路,以及灰扑扑古装打扮的村民。

    她重重一闭眼,得出一个离奇的结论

    她穿越了。

    感谢老天爸爸疼爱,她会继续认真生活下去的。

    “姜婶子,我没事儿了。”

    她轻轻挣开姜婶子的手,摸到一把虚汗。

    这位病西施名不虚传,既美又弱,心肠也不错,可别将人给累倒了。

    苏锦鸾挤出一个微笑,转动眼珠朝如避瘟疫般散开的村民求助

    “叔叔婶子们,帮个忙把我,爹娘,”她顿了顿,不怎么习惯地说出这俩字。“把他们拉开行吗再打下去真要出事的。”

    村民们古怪地看看她,又看看她身边挨着的姜青莲,没人动弹。

    苏锦鸾叹口气,貌似家里人缘不太好哇。

    可不管怎么说,也是她家里人。她有亲人了,感谢老天爸爸慷慨关照。

    太阳晒得她头晕,苏锦鸾抬手扶了额头,掌心湿漉漉一片红。

    伤口的刺痛叫她混沌的脑袋清明两分,苏锦鸾再深吸口气,努力笑得更甜一点

    “大家帮帮忙”

    话未说完,便被一阵嘈杂打断

    “不好了山匪来了快跑啊”

    远处村民大声吆喝,鸡飞狗叫不断,村民们四散而逃,背着老娘抱着娃娃夹着包袱往山里躲。

    姜青莲一惊,警觉地往村口看了一眼,立马将梳得光光的头发拨乱,蹲地上抓起土就往脸上抹,连脖子都没忘记。

    “快叫你爹娘藏一藏,山匪来了,杀人不眨眼的。”

    苏锦鸾头上有伤,脑袋里硬生生多出一倍记忆,反应本来就不快,慢吞吞眨下眼,啊了声。

    土匪这里治安这样差的吗还是大华夏好,和平又繁荣。

    不过她这条命本来就是老天爸爸多送的,不好挑三拣四的。

    “别傻站着了,赶紧跑。我得去找我家旺哥儿,顾不上你了,自己小心。”

    姜青莲把耳朵上的银丁香摘下,又撸下手腕上的银镯子揣进怀里,拔下头上发黑的银簪子紧紧攥在手里,奋力朝外头跑去,家里全不管了。

    苏锦鸾望着她攥簪子的手,无由打个寒颤,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杀气在凝聚。

    她回过神,不敢耽搁,使劲拍着院门朝里头喊

    “爹,娘,别打了,山匪来了,快跑吧”

    少女嗓音清脆中带着些中气不足的沙哑,清楚地传到空旷的小院里。

    杨岩泉啪地一巴掌扇到发疯的婆娘脸上,凑近她耳朵低吼

    “山匪来了,赶紧逃命”

    赵玉枝又挠了他两把,这才后知后觉地回神。

    “啥山匪来了我的银子”

    赵玉枝狠狠推了一把杨岩泉,一阵风似的冲出来,肥硕的身躯将扶着门框勉强站稳的苏锦鸾,撞出去一米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