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其他小说 > 终于找到你我的MrRight > 第一节 不可跨越的鸿沟
    第一节不可跨越的鸿沟

    “勇敢点跨过去,轻轻一跃,不要看下面,你看,就这么简单下面还没做的各位,不要停继续俯卧撑直到她跳过去”

    教官一边示范,一边吩咐停下来的同事们,黝黑的脸上透着军人的威严。

    尚可看着地面,又闭上眼,这该死的恐高

    下面也传来阵阵唏嘘声

    “哎哟,还没做其它项目呢,半个小时了这俯卧撑得做到天亮,人就废了啊”

    “你说,逞着能冲上去,你倒是等我们先做完也好哇”

    “看来女生果然不行,幸亏老大只招聘了这么一个。”

    “下来吧,我们上去带你过去”

    尚可听了这一吼,气不打一处来,歧视女性,便猛地把脚伸了出去。

    “额,不行不行”这是她第n次伸出脚。

    在下面吼着的人,本以为尚可被刺激着要过呢,结果还是摆了个假动作,于是又“哎哟”了起来。

    但这些人里面也有没哎哟的,还有个人竟带头做起了俯卧撑,大家见没办法,也跟着充数。

    这长时间吊在28米的高空上,也不是个办法

    如果因为这个原因,让大家把得来的工作都泡汤了,尚可想,她直接跳下去算了。

    她就纳闷了,从地面上看那两块板子之间,就像电脑屏幕那么宽,怎么爬上来就成了这辈子不能跨越的鸿沟了

    要放弃吗当然不能,这是公司规定,新进员工,都必须接受一周的军事拓展训练。

    这次训练还会作为被录用的第一项考核,不过关者,直接被淘汰。

    面试时过关斩将的一幕幕又在尚可面前像放电影一样蹦了出来。

    尚可sz公司新进职员,sz是sza集团的一个分公司。当地新兴的零售企业,发展势头很好。

    为了壮大销售团队,招聘了一批刚毕业的大学生,尚可也有幸应聘了他们销售部的专员,负责市场调查。

    作为面试者中,唯一被选中的女专员,而且只有高中学历,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要知道应聘者中有多少比她优秀的名校毕业生,都一个个的被刷掉了。

    尚可想,这一定是老母亲在天有灵,这些天,她待在出租屋里,啃着一元俩馒头的画面,让她老人家看不下去了。

    于是派来神仙拯救她,不然这种好事怎么就轮到她了呢

    尚可还得知,选中他的营销部部长,那个大boss的团队里只选帅哥,很少选女将。他曾经还因为这个原因,被别人误会成同性恋。

    公司里一度谣传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与集团大老板有一腿。难道选她是为了打破传言的

    虽然她还算是颜值在线,可派她一人来,未免也

    “我们还给你最后5分钟,尚可,你可以选择放弃,那么公司也放弃你了”教官的话,把尚可拉回了拓展训练。

    本想倒回去的她也被教官吓得又缩了回来,看着地面上齐刷刷地做着俯卧撑的同事们,她怎么还好意思浪费着大家的时间。

    拼一次吧

    说时迟那时快,教官也顺势从前面一拉,就这样,卡在高空45分钟的尚可,终于颤抖着从上面爬了下来。

    她躲开大家怒视的目光,像小老鼠一样钻出去拿到了手机。

    不知道是这些天面试的紧张,还是刚才在高空的惊吓,电话一通,尚可就哭了起来,这是她的好朋友。

    “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我没跳过去,那个沟”

    “啊你没事跳什么沟”

    “拓展训练,准确来说是跳桥。”

    “啊还不如跳沟”

    “丢人啊”

    “跳桥,我也不敢,咱人好好的就行。”

    “你说,这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领队威风,被这一跳,直接给灭了还让我怎么带队走回宿舍,怎么安排明天的计划丢死人了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啊,面子不值钱”好友一边安慰尚可,一边想着sz的训练就是跳桥又跳沟的幸亏她没面试上,这是拿命在训练啊

    尚可的肩膀被人拍了拍,她连忙擦了擦泪,心想,躲这么远怎么还有人看到了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被听到了

    转身,一喘气,鼻涕被吹出来一个大气泡,这泡泡比刚才在高空上还让她觉得丢人。

    那人又顺势递上纸巾,尚可急忙擦了擦鼻涕,才看出来怎么是他

    个头少说有一米八,因为尚可穿了运动鞋,所以要仰望他。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帅哥递完纸巾,又顺势递上一瓶水。

    不可否认,尚可看清楚这张脸后,她的脸也泛起了红晕,她虽不花痴,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团队里的帅哥不少,但他的出现,犹如鹤立鸡群,有着耀眼的光。

    再加上那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或许叫作自卑感更合适,因为尚可觉得他有时候的这种感觉,跟她在某一刻很像,还有神秘,也令人心生好奇。

    他常常一个人站在远远的一旁,观望着其他队员们,沉默寡言,不怎么与其他队员互动,这是尚可这些天观察到的,而且他还有一个习惯动作,有事没事低头看手表。

    尚可从没考虑过会跟他有什么交集,首先,她自认为自己很平凡,帅哥什么的太没有安全感了;其次,学霸才是她真正的菜,这个一直是尚可心里的结。

    因为学习一直很好的尚可,由于家庭原因,最终没有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而深深地遗憾着,所以她总是羡慕那些学霸们。

    当然,尚可观察到的还远不止这些

    昨天在高空翻越时,项目很吃力,完成难度高,需要两两配合。

    这个送水的男生在这一关时,一直挪动,躲到了最后,只剩下尚可和他。

    结果因为尚可是女生,臂力不足,所以教官没有让他们做这个项目,他成功地逃过了一劫。

    尚可清楚的记得,当时在分组的时候,他一次一次地向后躲,还不断地数着他们这一组的人数

    还有,在信任背摔的时候,尚可组由尚可来跳,这样跌下去时,女生的重量会比较轻,也是这个项目最轻松完成的一组。

    她明明记得他们分到了不同的组里,可这个人,竟然跟尚可组的一个队员调换了,并且站在了承重力最轻的头部位置。

    在她跌下去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帅脸,没错,就是他。

    尚可人生中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逃避责任、没有担当的人,帅又怎样也不能当饭吃,虚有其表,华而不实

    想想刚才的哭和鼻涕泡泡,尚可顿时觉得也没什么了,她才是正人君子呢。

    尚可说了“谢谢”,没有拿水就走开了。

    边走还边纳闷,她想起来,在面试的时候大家都见过,特别是最后复试的时候,被录取的他们还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怎么没有看到他

    送水的他,翰林,是sza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儿子。

    刚刚大学毕业,被分到了sz销售部锻炼,他是在最后一刻才被爸爸安排进来的,这也是尚可在面试的时候没有看到他的原因。

    sz是集团重点扶持的新项目,又在最开始的团队建设时期,非常适合培养、锻炼员工。这也是翰林被安排到这里的原因。

    翰林不是第一次实习,他每一年的暑假都会被老爸安排到集团的建筑公司做泥瓦匠体验生活。

    开始的翰林是抗拒的,别的同学放假时,要么全家一起旅游、要么在家享受美好的假期生活。

    而他要去工地上,炙热的太阳下,搬着板砖、和着水泥。

    翰林不是不叛逆,是他习惯了服从,服从爸爸的命令,服从那些在他搬砖时,爸爸安排在一旁看着他工作的保安们。

    他也清楚地知道,爸爸的话不容反驳,躲是躲不掉的,翰林也逐渐地适应了下来。

    而且他也清楚地知道,今天他和妈妈及姐姐的日子都是爸爸给予的,妈妈中风后遗症的治疗、姐姐的出国留学费用

    他没有反抗的能力,虽然爸爸现在与妈妈的妹妹结婚了,这个说起来解释不清楚,同时又让他觉得很丢脸的家事。

    如果按照尚可的分析,那么翰林是那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无疑。

    可恰恰相反,这点拓展训练对于翰林来说是小菜一碟。

    翰林小时候家庭条件差,妈妈做一些手工养活全家人。而爸爸年轻的时候没有正当的职业,是周围出了名的混混,谁都不敢惹。

    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翰林爸爸救起了sza的老板,得到了重用。

    一路打拼,才有了今天的sza集团,翰林爸爸也在打拼的过程中,越来越顺,坐上了第二大董事的交椅。

    吃过了苦的翰林爸爸,怕儿子将来叛逆,重走他的老路,所以一直压着他,虽然生活富裕了,与之前天壤之别,但并没有富养他。

    翰林读完了大学后,便早早地来到公司实习、锻炼了。

    爸爸对翰林管教严格,但在其他人面前,翰林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翰家公子,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翰林是来自于那个富裕家庭无疑,可他内心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自卑狂,这或许是小时候的创伤给翰林留下的阴影,也就是所谓原生态家庭带来的影响。

    所有人都羡慕翰林拥有的一切,谁能想到这背后竟然还会自卑

    翰林的忧郁和自卑不是别人能轻易察觉出来的,可尚可却第一眼就看穿了。

    她真的那么犀利吗但自卑的点在哪里,她又明白多少呢

    尚可也不懈明白,此刻这小白脸给她留下的印象,足以让她不会对他有任何幻想。

    实习第一天就被安排到新员工拓展训练的翰林,看到尚可的那一刻,心脏停了一拍,翰林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一拍。

    这个扎着马尾,模样俊俏又帅气的女领队,在一众男生中那么的耀眼,尚可的领导才能,不说话站在那里的英气

    其实这些都不是吸引翰林的主要原因。那真正令翰林心脏停跳一拍是来自于尚可的忧郁和自卑,那看起来昂着头、无比阳光、高傲的外表下,翰林一眼便看穿了,让他心疼。

    那股忧郁似曾相识,像极了他,吸引着翰林。

    翰林想搞清楚这忧郁、自卑的点,他不由自主地围在她身边,才出现了尚可误会的那一幕幕

    在高空翻越时,两两一组,尚可就要被分到与其他男生一组了,翰林很着急。他不断地调整位置,为了最后与尚可一组。

    好不容易计算成功,可以组队了。

    正要爬上横柱的时候,教官突然让他们停了下来,理由是女生的臂力不够,在向上攀爬或者拉起下一位队员的时候,力量不足,所以不用爬了。

    大家起哄说他们太幸运了,翰林也跟着应和着笑了起来,被尚可误会成他故意想逃脱训练。

    还有信任背摔那里,站在旁边观察背摔的动作时,翰林发现倒下去的人托住头部那里很重要,而且会不小心就与倒下去的人亲密接触。

    想到这,翰林又开始求队友交换位置,一番轰炸后,队友终于和他做了调换,这也是尚可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翰林的原因。

    还有还有,高空过桥时,尚可在上面停留那么久,给同事也带来了惩罚,被同事挖苦

    这一幕幕翰林看在眼里,他知道在下面着急也没用,只能带头做起了俯卧撑。

    等尚可从上面下来后,看她拿起电话走远了,翰林便跟了过去。

    看她哭了起来,想上前安慰,可他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于是在尚可的周围转了一圈后,拿起一瓶水给她。

    谁知却被拒绝了,翰林举着瓶子的手停在半空,不知道如何是好。

    队员们陆续做完高空过桥,上午的训练结束了。

    教官让领队带队回宿舍午餐。

    在排队报数的时候,尚可因为翰林的声音小,故意让他大声重报。

    翰林又做起了习惯的动作,低头看手表,但之后他也配合着大声说了“5”

    队里一片欢笑声。

    虽然翰林有些腼腆,但也乐意被点名。

    尚可可不这么认为,她心想什么都想偷懒,连报数也想应付,看我怎么收拾你

    用餐、午休结束后,下午的训练又开始了。

    尚可带队来到了训练基地,便拿起资料盒向每个队员走了过去。

    这个盒子是用来收队员们的手机、钱包和零散的随身物品的。

    队员们都顺从地将手机、手表随身物品放到了盒子里。

    到了翰林这里,尚可没好气地把盒子递过去,翰林乖乖放好手机、钱包后,刚要转身,尚可一把抓了他回来,伸手喊道

    “还有手表”

    尚可知道翰林习惯看手表,这下子给你收起来,看你还怎么看

    翰林犹豫了一下,解下手表,但他没有直接放到箱子里,而是顺势抓住了尚可伸过来的手,把手表套在了她的手上,盯着尚可。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尚可还没反应过来,刚想挣脱,翰林一把把她拉了过来,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

    “送给你了。”然后转身笑眯眯地走开了。

    尚可虽然扎着马尾,女孩子的特征一样都不缺,可她性格里确是假小子一枚。

    平时和同事们都是哥们儿相称,也没有谈过恋爱。这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异性的事情还是头一回。

    她留在那里脸一阵红一阵白,偷偷看了周围没有人看到,才赶紧把手表从手上拿了下来。

    本想收拾一下翰林,结果让人家给了个下马威,尚可要想办法扳回一局。

    虽然尚可真的看不好翰林,可不知怎么的,下午的训练,她会不知不觉地望向翰林。

    每当她看过去的时候,翰林也刚好在看她。

    尚可便假装指指他,让他赶快做项目,别偷懒

    翰林也朝她会心一笑。

    为了弥补在高空过桥上的尴尬,在完成其它项目的时候,尚可总是冲在最前面,快速又高效地完成每一个要求。

    惹得很多男生大叫“别那么拼好不好”

    这拼也不是,不拼也不是,这群人还真是难伺候,尚可想着。

    而翰林,因为尚可的“关照”,她怕翰林偷懒,所以在完成项目的时候,都会特意喊他,也稍稍紧张一下,紧随其后,怎么能输给一个女孩子呢

    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不一会儿下起了倾盆大雨,剩下的室外项目便转去了室内。

    教官将大家分成了四组,每组5个人,团队建设。

    给团队起队名、想队歌、还有营销策划的项目

    不出所料,翰林、尚可又被分到了同一组。

    翰林很开心,尚可却十分的无奈,为什么哪里都有他

    尚可要求调换组员,结果可想而知。

    其实除了尚可,其他的人都多少察觉出翰林对尚可有意思。

    所以在分组啊、安排座位什么的,翰林拜托其他队友帮忙的时候,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与翰林调换。

    其实也除了那个尚可,大家都知道翰林是集团董事的公子,背后叫他少爷。

    因为在团队成员里面,还有一个翰林的亲戚翰思阳,也是同一批被安排进来实习的,不过他的加入不是空降,而是一步一步与尚可一样面试进来的。

    思阳是个大嘴巴,但人却不坏。进来训练的第一天,就急忙宣布了与翰林家的关系,同时大家也知道了翰林的身份。

    在营销策划环节,每组a2的纸上写好营销方案。尚可的脑袋灵活,不一会儿就已经有了主框架,同时她给每个组员分配好了任务,大家完成的速度很快。

    书写时,尚可要拿红色的记号笔,翰林看到了急忙帮助她。

    不料两人一前一后,翰林最后抓住了尚可握着记号笔的手。

    这次翰林真的不是故意的,可尚可却想

    “又占我便宜居然真的是个色狼”

    便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翰林心理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乖乖站在一旁,不敢乱动。

    最后,翰林和另一个组员负责展示,尚可进行解说。

    他们的方案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夺得第一名,队员们击掌欢呼。

    尚可代表他们组上台领奖。

    面对这么多的男生,尚可的淡定让翰林羡慕不已。

    之所以羡慕是因为翰林从未被父亲肯定过。母亲身体不好,又没有地位。父亲除了批评和贬低之外,没有更多的关心。

    他生怕做错了事情、说错了话,惹父亲不高兴,遭来一顿责骂,所以翰林很少在公共场合表现自己,脸上的表情也很少,这些都是翰林自卑的点。

    看着台上的尚可,翰林笑了,但瞬间他又收住了。这个叫尚可的女孩子,是让翰林自然笑出声的天使,但她好像很讨厌自己,翰林想着也失望着。

    一周的训练很快结束了,中间翰林试着与尚可打招呼,试图拿到联系方式。

    可无奈第一印象先入为主,尚可遇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结业那一天,营销部大boss亲自检验训练结果,并做了实习的安排。尚可暂时被安排到a城实习,同去的还有翰思阳,而翰林则去了b城。

    他们在离开训练营的时候,统一坐上了公司的大巴车。

    为了不让尚可更讨厌自己,本来可以坐到她旁边的翰林,选了尚可后面的座位,他想一定有什么误会,想在路上再找个机会解释一下。

    不料,车开到拐弯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有人上车喊了尚可,她莫名其妙地走下车。

    下车后,尚可看到了营销部大boss,原来上来喊她的人是他的司机,他们也要去她要实习的a城检查市场,刚好顺路,便让尚可坐boss的车一起过去。

    尚可受宠若惊般地坐上了车,她没有想到大boss居然记得自己,还让她搭顺风车

    而且同去a城实习的还有翰思阳,怎么不把他也一起喊上

    她想看来自己还是给部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个工作是他给的,那她一定要拼尽全力她也想抓住这次同车的机会,好好与部长聊聊。

    全车的人看着尚可上了大boss的专车,大家都议论着,这个尚可真不简单,是不是boss的亲戚或者boss对她有点意思

    而翰林望着载着尚可远去的车子,心里不是滋味。收回视线时,翰林留意到刚才尚可坐过的位置上,留下了一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