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其他小说 > 寂和 > 第九十七章 恭喜你,要做妈妈了
    寂和走出胡同,招手打了辆车。

    师傅从后视镜看着后面坐着的女孩,长发挽簪,长衣长裤。

    他咧嘴笑道

    “美女,去哪边啊”

    去哪儿随便吧。

    “往前开吧,不要停。”

    得嘞,又是一个失恋的女孩子。

    师傅会意不再问,踩了油门就冲了出去。

    他们在北京街头没有目的的逛着,经过天安门,华灯齐放,庄严肃穆。

    什刹海的夜色,五彩斑斓,光怪陆离。湖边游船杨柳,波光粼粼。

    就连恭王府花园和钟鼓楼也在火树银花的不夜天里韵味深长。

    寂和最后在这里下车了。

    微风就着秋天的萧瑟拂面而来,略略有些凉意。

    她紧了紧外衫,坐在石凳上,看着湖面斑斓的波光。

    有卖花的小女孩朝她走来,怯生生的。

    “姐姐,买花吗能给你带来好心情的。”

    寂和侧头看了眼小女孩,以及手上的花。

    鲜翠欲滴,亭亭而立。你要是低下头去,还能闻到一阵芬芳。

    她拿了一朵,付了钱。

    面额已经超过花本身的价值。

    小女孩在她身旁坐下来,笑得乖巧可爱。

    “姐姐,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不开心的事

    寂和摇摇头,“没有。”

    只是在逃避一些事。

    “我嬢嬢不开心的时候看看我就好了,她说我的笑容能治愈所有。”

    说完她就咧嘴笑得很开心,眉眼弯弯的。

    很暖心的举动。

    寂和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

    “谢谢。我”

    话还没说完,寂和就感觉一阵晕眩,然后便没了知觉。

    小女孩显然是被吓到了。

    她惊慌失措的跑向人群求助,拨打了120。

    北京的秋天很凉,银杏树在月夜里摇曳,飘落下来。

    故宫宫殿里的柿子,红澄澄黄亮亮的挂在乌木枝上。

    这是万物孕育出来的果实。

    寂和醒来的时候,最先察觉的是消毒水刺鼻的味道。

    浓重而阴郁。

    她睁开眼来,年轻的护士正在给她换水。

    “我这是怎么了”

    护士小姐把营养液空瓶子放进垃圾桶里,然后笑着回答说

    “恭喜你啊,要做妈妈了。”

    又帮忙把被子掖好。

    “你这是惊吓过度加上体虚导致的晕倒,平时要多注意些,营养要跟上才行。”

    “通知孩子爸爸了吗送你来的是个小女孩,已经被她妈妈接走了。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建议家人陪护住院疗养。”

    年轻护士讲了一大堆话,一个个的像土炮炸弹一样顿时轰然炸裂。

    寂和有点懵。

    孩子

    她把手放在腹部。

    “几个月了”

    寂和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悦,像是没做好准备。

    护士温声细语的说道

    “九周两个月了,宝宝很健康。”

    又把b超照片给她看,“这个时候的宝宝已经长出手脚和眼睛了,很可爱。”

    两个月

    她看着图片上蜷缩着的一团,有些措手不及。

    护士慢慢的牵着她的手,沿着刚刚成型婴儿的轮廓轻轻抚摸。

    好像真的能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微弱的,又强有力的。

    寂和猛地抽回手,撇过头去,僵硬的问

    “什么时辰了”

    护士把窗帘拉上,回答说

    “凌晨四点多,你再休息会儿。”

    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我看你手机一直有电话打进来。”

    寂和点了点头,轻声道谢。

    然后拿起床头的手机,有很多未接来电。

    弋阳的,长安的,阿婆的等等等。

    她觉得有些头疼。

    现在回电话不是时候,等天再亮一些吧。

    正准备放下手机,弋阳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寂和揉了揉太阳穴,按下了接听键。

    那边很快有声音传来。

    “你现在在哪需要我去接你吗。”

    “阿寂,夜深露重,不要在外面久呆,回家来吧。”

    “求婚可能有些突然,你要是觉得不妥不舒服,可以当做没发生。我不会逼迫你什么,我还有一生可以慢慢磨。”

    寂和现在的心情很奇妙,孩子的父亲就在电话那头,温言细语的。

    她不自觉的把手放在腹部。

    “弋阳,我没事。阿婆长安他们还好吗”

    那边有细微的风声穿过听筒到达她的耳边,还有那温柔磁性的声音。

    “他们已经睡下了,你放心。自作主张把阿婆从a镇接过来,我很抱歉。”

    寂和闭上眼去感受风声。

    “不,你不用道歉。该道歉的是我,突然跑掉有些不礼貌。”

    不等弋阳接话,她又接着说

    “明天我会和阿婆他们联系的,我可能离开北京一阵子。”

    阳台上的风细腻却凛冽,弋阳往下看,花园被月色浸凉。

    他紧了紧嗓子,慢吞吞的,强装平静的说

    “好,有想去的地方吗我让芬姨帮你把东西收拾好。”

    “不了,我什么都不带走。”

    什么都不带走

    好。

    弋阳没再讲什么,只嘱咐她好好休息。

    寂和喊来护士,低头思虑良久说

    “这孩子,送他走吧。”

    “送走”

    年轻的护士小姐本想再劝慰几句的,却被她接下来的话给惊到。

    “九周才刚开始成形,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明天联系医生准备手术吧。”

    “您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吗事实在眼前已经再清楚不过。

    她不能照顾好一个孩子。甚至害怕。

    婴儿是脆弱的存在,需要细心呵护,每一步有如在尖刀上跳舞。

    她有长安就足够了。

    护士帮忙把灯熄灭,寂和深埋进被窝里。

    睡得很不好,夜里梦境频繁变换,一会儿在老宅一会儿在深海。

    惶惶不能自救。

    她皱着眉头,脱离深海浮游,底下一片幽黑。看不见一丝光亮。

    水流乱窜没有章法打在她的脸上让人呼吸不得。

    寂和拼命往上游,却被拉拽着往下沉没。

    腥气的海草紧紧的缠住她,从毛孔钻进去,让人窒息。

    就在这时,有微弱的光亮朝她游来。

    那些海草像被解了咒,纷纷脱落窜逃。

    寂和睁开眼来。

    看见圆形的带着朦胧光亮的水泡里蜷缩着一个小女孩。

    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

    似是察觉到有人接近,水泡朝寂和浮得近了些。

    小女孩翘起了嘴角,轻轻说话。

    “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