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玄幻小说 > 妖血筑龙城 > 第一章:早朝
    妖兽横行,异族当道,天下苍生如万物之刍狗,命贱如蝼蚁。自大秦帝国崛起,自此人族才有容身之地,繁衍万年,苟活至今。

    秦帝国繁荣数十代朝,传位至秦商帝。镇国公元一零零二八年,秦商帝继位,自此暴政坑民,民不聊生。

    商帝整日沉迷酒色,不理朝政,致使朝纲紊乱,军队腐朽。天下百姓,饱受煎熬,身处水生火热之中,苟延残喘。

    公元一零零五六年,征北大将军穆风天阳起兵,灭暴秦,推翻统治,自此建国大禹。禹帝心系天下,改政变法,一心还太平于天下苍生。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气势宏伟,金碧辉煌的太清殿中百官跪地叩首。高悬的巨大金匾上刻着四个大字,建极绥猷。字如龙蛇,腾转飞扬,笔锋如剑,苍劲有力。这是当年大禹开国之主,穆风天阳建国之时,拔出腰间宝剑,亲手刻画。

    “平身。”穆风天阳眉头紧皱,心烦意冗。

    “启禀陛下,臣有本奏。”此时镇国大将军陈楚迫不及待的抢先起奏。

    “奏来。”穆风天阳自称帝以来,从来不注重礼数,重武轻文。

    “陛下,半月前,妖龙侵犯我八千里秦岭,焚毁我村庄城池,吞食我无辜百姓臣请奏,传旨并肩王裴成芳,发兵秦岭,剿灭妖龙”

    “万万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啊”陈楚话音刚落,反对之言便升起。

    “魏渊,你个穷酸老朽,无用书生你,”

    “大将军朝延之上,还请你注重礼数公堂之上大声喧哗,你当这是市井街边”大学士魏渊一声厉喝,打断了陈楚的辱骂。

    “哼我管你是哪像你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酸腐书生,成天就知道舞文弄墨,卖弄风雅,温柔乡里待惯了,又怎会知道民间百姓疾苦万万不可,万你个屁”

    陈楚虽然是一介武夫,但大禹建国二十年,每日早朝,听惯了文官们的之乎者也,腹中墨水倒是多了不少,骂起人来也是头头是道。

    “你说什么匹夫做派既然将圣人之道比作卖弄风雅简直不可理喻,斯文扫地,老夫不与你这莽夫争论”

    魏渊知道,和陈楚斗嘴,他自然是拍马不及,再多说两句,这莽夫斯文见底,紧接着市井小人般的咒骂就要开始滔滔不绝了。

    陈楚当年从龙,跟随穆风天阳和裴成芳南征北战,身经百战,全身伤痕累累,多次在重重包围中救主于水火,深得穆风天阳器重,位极人臣。唯一的缺点,那就是出生寒门,腹中才疏学浅,二十年前,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

    “陛下龙族势大,并肩王虽然武功修为已是武圣境巅峰,但与龙族相抗,微臣认为,未必能敌”

    “你说什么我二哥如今已是武中圣者,怎么就敌不过了”听见魏渊之言,陈楚一下便心中不服,当朝与魏渊叫嚣,丝毫不让。

    “武圣修为虽然是武中圣者,但与天生就能上天入地,翻江倒海的龙族比起来,还是差距甚远,这是历朝历代都实践出来的真理”

    “历朝历代从古至今,万古长夜,只有前朝一个朝代吧,魏大学士此言未免有些敷衍了吧。”陈楚虽然学识浅薄,但世人皆知,自万年前大秦崛起,庇护人族至秦商王时代,才被大禹剿灭,推翻统治。所以,从古至今,就只有一个朝代。

    历朝历代的说法,是因为大秦统治万年间,这慢慢时间长河中难免出现两个秦商王,在此期间,诸侯割据,建国立朝,但最后都被大秦一一收复。

    “历朝历代乃圣人用词,怎么就是敷衍了。”

    “魏渊你一口一个圣人圣人的,前朝就是因为圣人太多最后败了国,这你难道不知道”

    “哼圣人,圣人能救世济民吗圣人能抵抗妖兽,防范海族,庇护世人吗”

    “哼百无一用是书生说出这话的人才是真圣人”

    没想到,当下满腹经纶的内阁大学士魏渊,既然被一介莽夫陈楚问的无言以对。

    “大将军,你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圣人的功绩还是不容抹灭的,屯田立法,传教塑人,制定礼数,修补法刚,这一项项丰功伟绩,哪个不是成圣之人做出来的。”

    “大将军你一口将圣人说得一无是处,这是对天下数万万读书人的羞辱,简直是为天道所不容”论嘴上扯皮的功夫,魏渊自知自己不是陈楚的对手,刚好借此机会拉上朝堂中的一帮文臣。

    “就是啊”

    “对啊。”

    “魏大人言之有理,我们读书人也是功不可没。”

    “嗯,嗯嗯,对。”

    “是啊。”

    一时间,朝堂上议论纷纷,支持魏渊的一帮文臣都在窃窃私语,私底下对大将军陈楚指桑骂槐。

    “怎么你们既然这么厉害,一个个都功不可没,居功至伟,那你们去,把那几条龙杀了,还咱们大禹一片朗朗乾坤。”

    面对朝堂之上的众口嚣嚣,陈楚根本不以为然,在朝几十载,引起这帮丑酸儒群起而攻之,已经不是一两回了。

    “对啊你们读书人这么有能耐,去屠龙啊”

    “就是”

    “你们去呀”

    陈楚让文臣们去杀龙的话一经说出口,引得武将们纷纷支持,就是要让这帮成天只会趁口舌之能的文人姥爷们闭嘴。

    “陛下,微臣以为,此事应当采纳大将军之言,传旨并肩王,让并肩王发兵秦岭,斩杀恶龙。”面对文武百官彼此之间的唇枪舌剑,康亲王穆风皓月力排众议,挺身而出,支持大将军陈楚屠龙之谏。

    “不可万万不可啊陛下”听见穆风皓月之言,魏渊当即朝龙椅上的穆风天阳跪下,以面抚地。

    龙椅上的穆风天阳始终低沉着脸,他的想法和陈楚不谋而合,下旨屠龙才是他的心意。

    “为何不可”从穆风天阳的声音中就能听出来,他此时十分不悦。

    “陛下,并肩王虽是武中圣者,但未必是龙族对手啊当年龙族凭空天降,祸害人间。早在千年前,前朝就调集所有武圣屠龙,奈何十多位武道高手都不敌龙族,最后还是浩天宗全力出手相助,与龙族勉强战成平手,才将此事化解”

    “陛下自此之后,便有结论,武圣修为,敌不过一条天龙啊此事早在民间就有传说,想必陛下也早有耳闻”

    “陛下还请三思啊”

    “请陛下三思”朝堂之上的所有文臣都一同跪下,请穆风天阳慎重考虑。

    “怎么你们这是要逼宫吗”穆风天阳冷眼扫视着长跪不起的一帮文臣,心中火焰燃烧。

    “不下旨屠龙,难道你们是想让朕效仿前朝,每年上贡祭品,将两百童男童女亲手送到它们嘴边,贡它们吞食吗”

    “陛下,大禹推翻大秦之时,浩天宗也被一同剿灭,如今我朝修仙之人寥寥无几,能御剑杀敌之人更是屈指可数倘若浩天宗尚存,能协助并肩王一同斩龙,那还有一线希望。”

    “可如今,希望渺茫啊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

    魏渊再三谏言,群臣再三附和。龙椅上的穆风天阳满面怒容,恨意冲天。

    “你们这些臭酸儒知道什么我二哥的修为,怎是前朝那些徒有虚名的武圣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并肩王裴成芳,久经沙场,杀人如麻他的修为可是在经历过,无数次尸山血海,生死徘徊后,才一步一步提升上去的怎是那些只练功,不杀敌的凡人武圣能够媲美的”

    “依我之见,并肩王一人就能斩杀妖龙”

    早年间,穆风天阳,裴成芳,陈楚三人乃结拜兄弟。穆风天阳起兵伐秦,裴成芳,陈楚鼎力相助,无数次生死徘徊中,三人感情千锤百炼,无数次生死边缘间,三兄弟携手求生,经历过无数次危机,才造就如今的大禹一统天下。

    “大将军,哪怕是并肩王一人能斩一龙,但龙族有四条龙啊,那剩下的三条怎么办”魏渊怒视着陈楚道。

    “我还有康亲王还有镇北大将军实在不行还有陛下我们五人一起上我就不信对付不了四条长虫”陈楚一时间怒发冲冠,当年驰骋沙场的血气瞬间被激发。

    “岂有此理堂堂人皇怎能以身犯险万一遭遇不测,那天下岂非大乱大将军此言其罪当诛”

    “你放屁当年我们三兄弟打天下,经历过的生死难道还少了我看你是安稳的日子过久了,生怕弄丢了这安逸的日子吧”

    “好了都给我闭嘴”面对下方的众口嚣嚣,穆风天阳终于忍不下去了。

    “枉我大禹能顺承天意,一统天下奈何,连区区四条长虫都对付不了可悲可叹可悲可叹啊”

    “魏渊还有你们明年两百个童男童女中,必有你们子女”

    “退朝”

    “啊”

    “陛下开恩请陛下开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