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其他小说 > 你是岁月赐予的深情 > 第一章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何为瑾美玉则为瑾,可若真是美玉无暇,又怎会被尘世掩盖,落得满身泥泞。

    何为汐夜间海潮则为汐,正因为未曾见过太阳,便愈发奢望日光温暖。

    “近日,第二十四届金清奖拉下帷幕。国际知名设计师datura  x凭借个人设计作品系列新生打败国内顶尖设计师顾纤然的万物,一举拿下金清奖。但datura  x从始至终仍未露面”咖啡厅里的液晶电视播放着同一则消息,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都是她,可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谁。

    “哇塞,真的超好看,这件我喜欢,啊啊啊啊啊,那件暗红色的超霸气诶”

    “可是为什么这些裙子下面裙摆的地方好像被烧过的样子。”

    “我觉得超级好看啊感觉这个设计师真的很厉害诶。”

    顾瑾汐听着咖啡厅里的人的讨论,微微的低下了头,嘴角微扬,包着纱布的右手拿起杯子,轻泯了一口咖啡。

    她生得极美,是一种颠倒众生的美。叫人看了都会不自觉的想起洛神赋中对于美人的描写“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但她的眉眼间慵懒清冷,有一种漠视一切的疏离感。可周身似乎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悲伤,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唯一能让人放松呼吸的,大概就是她身上的穿着了。简单的t恤加热裤,黑与白之间的冲撞与她本身宛若神邸的气场交织在一起,一时间也没人敢来搭讪,只敢安安分分的坐在座位上时不时瞄几眼。

    顾瑾汐抬手看了看表,两点三十六,对方已经迟到三十六分钟了。如果不是正好看到有关金清奖的报道,她早就甩脸子走了。

    “你是顾瑾汐吧。”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男人说着坐在了顾瑾汐的对面。

    他身上的西服有些发皱,领带特意扎紧却显得他的脖子粗短。至于长相,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您是田先生”顾瑾汐点点头,好脾气的问了一句。

    “嗯,我就是远山电器的现任ceo。首先我本人对顾小姐还是比较满意的。那么我就来说说我的要求,顾小姐是个设计师对吧。但没有固定的商家,薪资不定,赚不了多少钱。更何况顾小姐在国内大学没上几年就休了学,没有大学文凭。那么顾小姐嫁到我们家之后就不用去工作了,可以轻松一点。但我们家家教很严,做妻子的最好不要抛头露面,在家里待着就行。毕竟女人嘛,还是要安分守己。婚礼追求节俭不过于铺张浪费。另外,顾小姐必须负责照顾我以及我的父母。第一胎如果是男孩子的话,我们家会给予顾小姐一套价值三百万的别墅。孩子最好生两个,一男一女”他越说越起劲,殊不知顾瑾汐内心正狂飙脏话。

    赚不了多少钱

    没有大学文凭

    这特么,哪里来的极品

    “总之,顾小姐要是没有什么异议的话,我们今天就可以领证结婚。”他终于说完,笑眯眯的看着她。眼里的色欲让顾瑾汐有一种反胃的冲动。

    顾瑾汐在心底深吸了一口气,正欲开口。

    “姐姐真的要和这个叔叔结婚吗”一个软糯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

    顾瑾汐看去,眼睛一亮,好可爱我的妈

    小男孩长得那叫一个粉雕玉琢,眉眼间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姐姐你长得那么好看,如果嫁给了他将来生了孩子想他一样难看怎么办姐姐那么好看,如果自己的孩子长得那么难看不会难过吗再说了,这个叔叔一看就不像个好人,姐姐真的要委曲求全嫁给他吗”他说完,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小鹿,无辜的看着顾瑾汐。

    委曲求全

    顾瑾汐心道有趣,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田先生,也听见了吧。”不同于面对小孩子的和风细雨,顾瑾汐对着他却是露出了不耐。

    他脸涨得发红,“顾瑾汐,你别给脸不要脸”他的声音很大,引得咖啡厅里的人都看了过来。

    小家伙身子抖了一下,往顾瑾汐这里靠了靠,似乎有些被吓到。

    “第一,田先生之前就有过两任妻子,一个是车模,一个是十八线小明星。两任妻子均因受不了田先生的特殊癖好而离开,而这两个人如今的事业却备受打压。第二,远山电器说出来好听,不过就是个地方性的小企业,公司内部矛盾严重,最近几个月还传出了偷税漏税的丑闻。请问一下田先生,你哪儿来的脸在我面前傲气”顾瑾汐每说一个字,他的脸便阴沉一分,抬手便要动手。

    顾瑾汐眸光一暗,正欲起身还手。一只修长好看的手伸在她前,握住了他的手腕。

    顾瑾汐抬眸看去,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男人一身纯黑高定西服,里面也是黑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却显得他无比矜贵霸道。袖口是黑曜石袖扣,缝着银色暗纹。整套西服被裁剪得恰到好处,无比适合的穿在他的身上,沉稳,内敛。目光移到他的脸上,深邃得让人一眼望不到底的黑色瞳眸,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组合在一张坚毅的俊脸上,在他眨眼的一瞬间,似有星光碎在他的眼中,熠熠生辉。

    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位先生,对女人动手好像有些不太礼貌吧。”他的声音也如同他的人一样,如大提琴一般的低沉而优雅,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和上位者的气势。

    姓田的脸色扭曲捂着手腕,颤抖着手指着顾瑾汐和刚刚“攻击”他的男人。“你你们顾瑾汐,你给我等着”

    顾瑾汐叹了口气,继而对君临曜道了声“谢谢。”

    君临曜站在原地,没有动静,直愣愣的盯着她。

    已经,好久不见了。

    顾瑾汐见人依旧站在原地,向他挑了挑眉毛表示询问。君临曜本是想和她说说话的,但是一看到她的眼睛就说不出话来。

    “姐姐,你要不要嫁给我粑粑”小家伙再次开口,语出惊人。顾瑾汐手一抖,差点把杯中的咖啡撒出来。

    “我粑粑长得好看又有钱,性格又好,身边的女性少的可怜。没有前女友现女友,更没有老婆。除了我这个意外,姐姐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吗”他眨了眨眼睛,亮晶晶的。

    顾瑾汐:“”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君临曜僵着身子,眸中略带紧张。就连手心也开始有了些许细汗。

    “小朋友,那个什么”顾瑾汐卡了词儿,面对着一个那么可爱的小孩子,一本正经且软软的问自己要不要嫁给自己老爹简直不要太可爱好嘛

    “棉花糖,你吓到了姐姐了。”语气中稍显责备。

    顾瑾汐看着小家伙一副要哭的表情,不免为他说了句话,“没事啦,小孩子嘛。童言无忌。”

    谁知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他这样说确实有些突兀了。”话语一转,“所以,我可以结婚为前提追求你吗”

    诶诶

    顾瑾汐发誓,她活了二十二年还真第一次有人和她说这种话。

    毫无疑问,她再一次卡词儿了。

    “呃那个”

    “啊,我是君临曜,君子的君,君临的临,七曜的曜。”才想起还没做自我介绍,这对于顾瑾汐来说确实有些突兀了。

    殊不知,他刚刚在顾瑾汐心中建立的形象已经反转了。

    他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大学校园里向喜欢的女孩子第一次搭讪的羞涩boy,与刚刚的霸道总裁样完全不成正比好嘛

    “额我是顾瑾汐。”她下意识也做了个自我介绍,至少在君临曜看来,她是笑了。嘴角有着小幅度的上翘,眼里的防备的淡漠不再那么重。在他人眼里她还是同刚才一样冷着脸,但在君临曜看来,能得到这样的笑容,何其珍贵。

    “我是君斯年”小家伙在顾瑾汐眼前挥了挥手,努力的想要刷存在感。

    顾瑾汐对于小孩子向来是和风细雨,尽量会把表情变得柔和一点。

    “你好吖,你今年多大了啊”顾瑾汐放柔了语气,轻声道。

    “我今年”他掰了掰手指头,“四岁”不确定之下扭头看了看自家亲爹。

    顾瑾汐微微一怔,而后敛下眉眼,轻抿了一口咖啡。

    君临曜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反应。

    她一直,是记着的吗

    有电话打来,顾瑾汐看也没看备注便接听了手机。

    “我马上回来。”她挂了电话,看向君临曜父子。与君斯年大眼瞪小眼之后,叹了口气,“手机号。”

    君临曜眼睛一亮,立马报了自己的号码给她。

    “走了,有空再联系吧。”顾瑾汐放下咖啡,招招手,临走前捏了捏君斯年的小脸。

    “粑粑,你什么时候可以把妈妈带回家啊”君斯年抱着君临曜的大腿,眼里满是兴奋。

    “很快的。”他摸了摸君斯年的脑袋,看向顾瑾汐离开的方向,眸光晦暗不明。

    顾瑾汐,我们来日

    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