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其他小说 > 何方末界 > 你听说过,桃花源吗?(九)
    苏阙快速跑下盘旋的楼梯,背后的声控灯被猛然惊醒,亮了一片。

    楼下的季舒泽站在门边,清朗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灰黑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动作,不知在做什么。

    季舒泽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眼光暼到匆忙跑下来的苏阙,他不动声色的侧过身,将伸出来探在门锁旁的手背在身后,手心里十指紧扣,似乎是在遮掩着什么。

    那是一片钥匙的金属光泽。

    “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季舒泽挡在门前,一如往常的笑着说道,半眯的眼眸低低的打量着她。

    苏阙看了看他灿烂的笑容,心里虽是着急,但也奈住性子勉强答了句与他委与虚蛇

    “我去小区里溜达溜达,透透气。”

    这句话的确是瞎编。

    苏阙看了看他无动于衷的笑容,就知道他一定也不信。

    但她现在的确想不出什么好借口,这件事又是一件十分要紧的事,于是便也只好这样蒙混过去。

    说完这句话,她不待季舒泽反应,便拿手大力一撑,俯身拽了铁制的门把手大迈向前,强行出去,身影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动作流利的像一阵风。

    毕竟是混过末世的人,在苏阙前世的那个时候,撬锁已经不再是小偷们的专利,隐写也不再是特工们的专长

    人都要死了,谁还管你末世之前是八尺壮汉还是柔弱书生

    因着这样的理念,苏阙把夺门而出这种似乎很不厚道的事,硬是练的炉火纯青

    毕竟夺门也需要个技术的不是

    季舒泽看着苏阙远去的背影笑容僵了僵。

    他看了看自己手中没来得及上锁的钥匙,又不紧不慢的瞟了一眼身后。

    明亮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拉出身后映在大理石瓷砖上的长长影子。

    许久,地板上影子的眼球在眼眶里干涩的动了动,无神的眼看了一眼季舒泽,又死死的盯着苏阙走过的空荡荡的路那里似乎还有苏阙残余的气息。

    它缓缓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苏阙急急忙忙的奔向小区旁的那条小溪,口袋里的小丑牌与水果刀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仿佛下一秒就会掉出来一样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夹克衫口袋是有拉链封着的。

    桃花源小区物业弄的绿化不好,所以采光很是不错。

    小区里重重叠叠的别墅被照的很是敞亮,光的阴影纵横交错,像点点光斑泼洒在地面上,明媚的阳光隐隐映出远处一条波光粼粼的溪流。

    干燥的风呜呜的吹着,吹起路旁一片黄沙,像是要蒙蔽人的眼。

    苏阙气喘吁吁的跑到小溪旁,清澈见底的流水静静的在河渠中流淌,像碎了镜面的像,零零碎碎的散落在水中,映起一片流动的光。

    苏阙俯身半蹲在地,小溪里清楚倒影出她的影子,一颦一笑都显的极为真切,她甚至能看见自己脖子上的细细血管。

    若是打眼一看,这条流水似乎是与寻常溪流一般无二的。

    但混末世多年,真老油条的苏阙俨然不相信,它有看上去那样简单。

    她抿着嘴打量了一下左右,随手抓起一把泥沙撒入溪中。

    果然,泥沙像被挥入空气中一样毫无阻碍的落下去了。

    溪流依旧照样流淌,清亮的可怕。

    苏阙紧张的吸了口气,又试着把手慢慢放入水中。

    十指入水的一瞬间只是微凉,剩下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像她依旧在空气中,无风无阻一样。

    如果不是她亲眼看见她指缝的泥沙一点点被洗净,她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将手放进了水中。

    苏阙神情凝重的将手拿出,她的猜想得到了验证

    这真的是悬河。

    说到悬河就不得不说到极乐司及各个站点的起源。

    二维世界的粒子膨胀吞噬了三维世界,二维的粒子也就与三维重合,诞生了三维化的二维物质。

    而在粒子跨维度重合的过程中,各个粒子不断碰撞,碰撞产生的新的自由粒子却因为维度错乱而凝集成了维度不明的粒子团,这个庞大而虚无的粒子团就成为了与万象末世同时跨维发生的末世势力,简称为

    极乐司。

    在极乐司诞生以后,有许多末世科学家怀疑它是四维空间产物,极乐司的入口就是一个跨维虫洞。

    但最后,因为没找到实际证据,这也就仅仅成为了一个很有名的极乐司假说。

    尚要讨论的起源姑且不论,极乐司作为一个强大的末世势力,实际涉及业务还是很广大的,虽然现在看来,似乎就接了一个公交车公司的业务。

    但实际上,它的好多主职还没有出现,包括它的主要能量来源

    多功能外向贸易。

    将这个还没出现的极乐司新奇主职也先暂时搁置一边。

    极乐司交通上的站点可也不是什么普通地点。

    如果说极乐司是自力更生的自由势力,那它的这些站点可不是什么自由的存在。

    就像每一个土匪头子想要吃好喝好,手下就得有一群任劳任怨的小弟一样。

    极乐司大部分站点都是万象末世的“副本”,从“副本”里得到的所有能量,都会汇成万象末世依旧稳定存在的能源。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站点都是土匪头子他小弟,偶尔也会混进来些野心勃勃的竞争者。

    他们潜伏在暗处,不断的积累能源,直到有一天成为比原来的土匪头子更强的土匪

    这就是万象末世更替的原因。

    悬河是万象末世第二世界的特征。

    诚然如你所见,人是多变的生物,没理由末世就不能换一换脸。

    万象末世的第二张面孔就是精神领域的末世梦世界。

    别看这个名打耳一听,好听的很,实际上可一点也不“界如其名”。

    第二纬度坐标上的梦世界末世是众所周知的常年奇迹重灾区,这里有最荒诞的副本和最烧脑的经历,堪称噩梦。

    而梦世界最古怪的是与真实末世几乎没有差别

    除了悬河。

    悬河会作为梦世界的能量来源流过每一个梦世界副本。

    它清澈明净,是传说中没有浮力的弱水。

    它的形态多变,可能是河,是汪洋,甚至只是一条寒潮带水可不只有液态。

    但是总体上来说,看见了悬河就相当于知道这里是梦世界所属的副本。

    万象梦世界所属,是实打实的半四维精神世界。

    苏阙感觉到心底发凉,虽然知道他们一定会进入一个副本,但没想到自己一行人竟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世界的副本。

    梦世界所有粒子皆是精神,她们现在也一定是离体的精神状态。

    可是她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入桃花源副本的呢

    苏阙在脑中细细回忆着,记忆像滔天巨浪,每一个浪花似乎都昭示着某种隐隐约约的不平凡。

    对了

    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苏阙走进桃林深处,朦朦胧胧觉得有点恍惚,后来季舒泽突然跑过来喊她姐姐。

    若是当时,倒没觉得什么,但现在一想这个细节,竟是十分怪异。

    两人认识不是很久,仅仅在几个小时之内有些交集,季舒泽向来都喊她苏姐姐,怎么会突然变称呼呢

    苏阙神经一凝。

    想来是那时的季舒泽就变的不一样了,而不一样的他并不知道她的姓,就只好喊姐姐。

    这么一顺过来,除了一些地方仍然不解之外,剩下竟都有了解释。

    苏阙出了一身冷汗,她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就像要把所有的恐惧全都甩出去似的。

    现在不是思考起因的时候,主要还是该想如何出去。

    但有了条理也总算是有了些眉目。

    苏阙拍了拍手上的水,跺了跺蹲的酸疼的腿,就在刚刚,她萌生了一个主意

    现在是该拜访一下那些被季舒泽遮遮掩掩的邻居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