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1章 岔路选项(一)
    季白眨了眨眼。

    他站在一张双人床前一两米的地方,一个死去的男人呈大字型横躺在上面。死者表情狰狞,口唇青紫,眼球凸出,显然死得极为不甘。

    但这不是最引人注意的一点。季白的目光不自觉地定在死者的脖颈处。

    死者的脖子,留有一整圈面积颇大的黑紫痕迹,像被攥紧拉伸过的面团。事实上,死掉的这个人虽然整个身体都摊在床上,但脑袋却是吊在床沿的,脖子绵软无力,很勉强才没让头颅与身体分家。

    从季白的角度,只要他稍稍低头,就能与那颗死不瞑目的脑袋四目相对。

    这个人,比起被掐到窒息而死,倒更像是被捏碎了整个颈椎。

    但捏碎颈椎,那是正常的人会有的力量吗

    他来不及去想更多,从喉咙深处传来的恶心感让他快速地转身,想也不想地冲进了屋内的卫生间,对着马桶呕吐起来。

    一直吐到胃里空空如也,虚弱的感觉漫布全身,恶心感才勉强停下。

    季白扶着墙,走出房间,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整理情况。

    隔壁的房门在这时被打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走出来,见到季白,楞了一下,“季白,你站这儿干什么呢”

    季白抬眼,这女人二十出头的年纪,头发精心地烫过,穿着黑色的修身短裙和将近十厘米的细高跟,与之对应地,却是完全素着的一张脸,甚至鼻尖和下巴上的痘痘都清晰可见。

    季白对人的五官很敏感,哪怕是只见过一次的人,再时隔多年也还是能隐约记起。

    他很确定,面前的人他绝对没有见过。哪怕是自动帮她补齐一张精致的妆容,他也绝对不认识这个女人。

    正常情况下,季白绝不会故意去让女人或小孩儿看到不好的东西。

    但现在显然不是正常的情况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他身后敞开的房门。

    女人的神色其实有些恍惚,见季白指过去,也没有多想,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他身后的房门口。

    不需要走进去,里面那个死人的脑袋就正对着门口的方向倒吊在床沿。

    空气似乎是凝滞了一刻。

    下一秒,女人扶着门框滑坐到地上,一边滑一边发出恐怖的尖叫。

    季白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脸上的表情充满恐惧,但似乎并没有震惊。

    当然,突然看见一个死人倒在自己面前,可能也只来得及恐惧了。

    他甩了甩头,见走廊上的门被陆续打开,一个个陌生的人跑出来,冲向了死人的房间,场面变得混乱起来。

    季白不想参合,他重重地深吸了口气,随便地进了一间敞开的房间,进到卫生间内。

    刚刚漱口时,他只是草草地扫了水池墙面上的镜子一眼。

    这一回,他站到镜子面前,仔细地打量了镜中人一会儿。

    细碎的短发,年轻的脸庞,黑框眼镜,以及幽黄灯光下显出明显病态的白皙肤色。

    脸是他的,可他虽然宅,但很健康,尤其现在是夏天,他虽懒得出门,但身为大学生,课总是要上的。他皮肤的底色白,但特别容易晒黑,现在应该比正常情况下黑了好几个色号。

    或者哪怕就是他最白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像此刻这般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所以,这张脸,既是他的,但又不像是他的。

    他又抬起左手,虎口处,有一道三四厘米长的细痂。这是之前不小心被课桌上裂开的木板片划的,划的时候口子还挺大,用了半包纸巾才把血按住,不过没几天就结了痂,现在就只剩一道细长的痕迹了。

    这应该是他的身体没错。

    但,他为什么会在这儿呢

    他很清楚地记得,此时的他应该是在大学英语的课堂上。因为英语是分班教学,都在小教室里上课,没法神不知鬼不觉地逃掉,所以虽然万般不愿,但他还是勉强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上课。

    昨晚他们寝室偷了电,集体通宵游戏,以致他上课的时候昏昏欲睡。

    他很确定,在睁眼看到那具死尸的前一秒,他还在与不断聚合的上下眼皮做艰苦斗争,绝不可能来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更何况外面的那群人他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若是相信自己的记忆没有问题,那么最合理的推测就是他在英语课上睡着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的梦境。然而什么样的梦境会如此清晰而真实呢

    季白的手指不自觉地抠紧了水池的边缘,他专注地望着镜中的自己,直到另一道身影投映在镜中。

    他放松了僵硬的身体,转过身。

    一个长发的漂亮女生站在卫生间门口,她的脸上也略有些苍白,但比起慌乱,脸上透露更多的却是担心。

    “胖鱼也死了”她刚开口时声音还有几分抖,深吸了口气后,才稳定下来,“你怎么样还好吗”

    季白注意到她用了一个“也”字,所以这是死的第几个人

    “胖鱼”

    女生向前两步,“肖锋锐他们把胖鱼也抬到酒窖去了。我就过来看你。”

    就在季白正寻思着该怎么接话并探听出更多信息的时候,一道透明的悬浮屏幕突然闪现在他眼前,上面快速地闪出一段文字“岔路选项模式已开启,请试炼者做好准备。限时20秒。开始”

    只给了季白将将把内容扫上一眼的时间,屏幕上的文字便出现了变化“接下来你要

    选项一一声不吭地抱住她。

    选项二安抚她,让她不要担心。

    选项三冷漠地走开。

    选项四表现出歇斯底里。

    时限结束后还没有做出选择的,系统将自动为您做随机选择,该提示只提示一次。”

    选项全部列出的刹那,20秒的倒计时随即出现。季白一头雾水,他连面前的女生是谁都搞不清楚。

    倒计时结束前,他保守地选了个看起来最正常的选项。选定前,他还在考虑该怎么来进行选择时的操作。但在心中确定下答案的那一刻,他想选的那条选项自动地跳闪了一下,随即整个悬浮框自动消失。

    季白呆愣地等了两秒,想知道选完之后会发生什么,结果一等二等,等得那女生都要过来仔细地确认他状况了,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在女生万般担忧的目光下,季白赶紧自动为自己的选择补齐了剧情,他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女生点点头,走上前来,抱住季白的腰身,脸颊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上,低声道“季白,我虽然很努力地在假装镇定,但其实很害怕,所以,你一定不要出事啊,好不好其他人怎么样都没有关系,但你一定不能出事。”

    放任女生动作自然地靠近他,听她带着颤音的祈求,季白在心里揣测着“自己”与这女生之间的关系。

    如果这不是梦,如果他是被投放到了什么带有限定剧情的游戏中,那么眼前的这个女生与他将要在游戏中扮演的“季白”是恋人关系

    可他连这女生叫什么都不知道

    好在,这个游戏系统还没到不给人活路的地步。

    一个面容阴郁的青年也来到卫生间的门口,“季白、林妙,锋锐让我过来找你们下去。”

    季白点点头,他伸手安抚性地拍了拍林妙的后背。

    后者在他怀中快速地抹了下眼角,然后若无其事站直了身子,“好,我们这就下去。”

    说话间,三个人一起走出房间,顺着走廊行到楼梯,其间路过季白之间看到尸体的房间。房门仍旧敞开着,但里面已经没有了那具可怖的尸体,看来是如林妙所说,被那个什么肖锋锐带人处理了。

    季白默念了这个名字两声,揣测这个人应该是这群人当中一个类似“头目”的存在。

    三个人下到一楼,已经有一波人聚在客厅中,有人在抽烟,有人咔哧咔哧地吃零食,还有人只是呆呆地缩在沙发里发呆。

    季白带着林妙在一侧的短沙发上坐下,不动声色地观察其余众人。

    除了他以外,在场一共八人,二女六男,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但从穿着打扮来看,这群人的家世应该颇有些差距,不像是会一起玩的。

    女生中,一个是林妙,“他”的女朋友,另一个就是之前在胖鱼的门口见过的那个。此时,她脸色惨白地缩在沙发一角,目光却谨慎而警惕地在其他人身上逡巡。

    在他左侧长沙发的中间位置上,坐着一个短发的男人,他一只胳膊搭在沙发背上,脚踩着茶几,一双狭长的眼睛在季白下来后一直盯在他身上,直到他坐定。

    “看你有点惨啊,季白,不是吓破胆了吧”短发男人略带恶意地开口。

    季白不明情况,怕多说多错,只是瞥他一眼,并不答话。

    倒是林妙开了口,“都这个时候了,就别再嘴欠了吧。肖锋锐,现在蓝廷和胖鱼都死了,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们解释的吗”

    被叫做肖锋锐的短发男人挑眉,“解释什么”

    林妙强压下激动的情绪,“解释一下你和蓝廷到底是在搞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召集到这个地方这鬼地方偏得连手机信号都搜不到,载我们过来的车放下我们就自己走了,这到底是要干什么还有最重要的,蓝廷和胖鱼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你和蓝廷一起把我们叫过来的,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随着林妙的一声声质问,其他人也将探究和怀疑的目光投向肖锋锐。

    成为目光焦点的男人却只是充满恶意地笑了笑,“想知道好啊,没有问题,不过你刚刚说错了一件事。”他用手指点了点林妙,“不是我和蓝廷在搞什么。这件事,是我、蓝廷和你男朋友季白一起搞的。你既然那么想知道,不如就让季白来为你解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