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入眼的是装修豪华的房顶,在房子里看了一圈,这是一个豪华房间,一个西式大床,房间装饰看着简单,但是给人一种一高贵大气的感觉。

    我怎么会在这不是,下班以后和几个同事喝酒吗

    只记得,喝完酒以后,回去睡觉,醒来就在这了。

    这时头部又一阵疼痛席卷而来,疼非常的疼,脸色发白,抱着头在床上翻滚,感觉度日如年,好一会疼痛才慢慢过去。

    双眼无神的看着房顶,这具身体的记忆,他已经全盘接收了。

    自己现在是穿越到1980年的香江了,身份是黄氏一族的族长,今年15岁。

    别看年龄这么小,但是他已经在族长的位子上半年多了。

    黄小天从小没有见过母亲,半年前父亲去世,作为唯一的黄氏一族嫡系血脉,他子承父业,成为族长。

    虽然黄氏一族的嫡系人丁不旺,但是旁系人员却恰恰相反,人员众多,足足有好几百人。

    族长听着很牛,其实没鸟用,家里除了九龙的三层小楼饭店,存款也只有十几万港币。

    要知道香江80年代普通人的工资也有2000多块钱一个月了,他这点钱也就是在普通人的行列。

    而且他的饭店生意并不怎么好,除去支付员工工资,连一万块钱的盈利都没有。

    黄小天起床后叫上自己老爸以前收留的张叔,这位张叔可不一般,以前在内地当过侦察兵。

    身手非常厉害,个大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黄小天在九龙有家小饭店,但是他却住在郊区。

    从家里出来碰到族人,他们都非常热情地和黄小天打招呼,从这里看出,他还是非常受人尊敬的。

    在村子周围转了一圈,他也了解了个大概情况。

    村子里的族人大部分都靠种菜为生,虽然饿不着,但也赚不了多少钱。

    张叔看着自己熟悉的黄小天,突然感觉有些陌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这种感觉非常强烈。

    “张叔,你去把家里那辆车开出来,咱们去一趟饭馆。”

    “是,族长。”

    没多久,张叔就开过来一辆破旧的小汽车儿,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从村子里到九龙的小饭店也就半个小时,车在小饭店门口停下。

    下车后黄小天打量着饭店的环境,饭店的位置虽然不错,但是顾客却不多。

    本来黄小天以为这个饭店的规模并不大,否则的话,这个身体对这个饭店的印象也不会这么模糊。

    没想到来了之后才发现,饭店每层的面积都有150多个平方。

    这么大的饭店,每个月确实有一万多块钱的盈利,实在是少的可怜。

    满怀心事地走进饭店,“族长,您怎么来呢”

    饭店的负责人黄顺惊喜的问道,这个饭店自从老族长去世以后,黄小天可是一次也没来过。

    看着原本生意非常火爆的饭店,沦落到如今拍苍蝇的地步,黄顺也非常自责。

    “顺子,你去炒两个饭店的招牌菜。”

    黄小天说完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这个饭店可是他目前唯一的产业,他可不想上饭店,一直这么衰落下去。

    虽然黄顺年龄不小了,足足比黄小天大了十几岁,但是他这么久并没有人觉得不对。

    谁让黄小天的辈分大呢按照辈分黄顺应该叫黄小天儿叔。

    很快的,黄顺就端了两盘菜上来。

    一份红烧鱼,一份凉拌牛肉,看到这两个菜,黄小天就明白,饭店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差了。

    他拿去筷子尝了尝,味道也不怎么好,看来厨师的水平也就一般。

    饭店按照这样子再经营下去也赚不到钱,看来要想想办法了。

    思来想去,黄小天想到了麻辣烫。

    虽然麻辣烫不怎么上得了台面,但是却非常暴利。

    不过这个事情却急不得,自己还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黄顺看着黄小天就尝了两口菜,脸色难看地愣在那。

    心里打鼓,担心地问道“族长,饭菜不合您胃口吗”

    放下筷子,黄小天儿认真地说道“顺子,饭店从今天开始暂停营业。

    你去找一个装修公司,把饭店里里外外全部粉刷一遍。”

    黄顺看了看饭店的墙上脏兮兮的,实在影响胃口。

    “是族长,我马上安排。”

    从饭店出来,黄小天在九龙四处闲逛,终于在一家五金批发市场那里发现了自己所有需要的东西。

    他买了几个小型电机,又买了一些用得着的工具。

    三层楼的装修用不了几天时间,麻辣烫所需要的煤气罐什么的也好买。

    就是自动运转的选菜工具需要自己做,不过这玩意也好弄。

    带着东西回到村里,黄小天就找到村里唯一的木匠。

    黄师傅是村里唯一的木匠,今年已经50多岁了。

    具体他的名字没人知道,黄师傅听了黄小天的要求,拍着胸脯保证。

    “族长放心,明天中午就可以做好。”

    第二天还没到中午,黄小天儿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黄师傅家。

    黄师傅自然知道黄小天的来意,还好他昨天晚上紧赶慢赶的,终于完成了。

    插上电以后小电机运转正常,它的转速非常慢,很符合黄小天的心意。

    “黄师傅,你做的非常好,不过这一个还不够,你要再做五个出来。”

    说着黄小天儿拿了5000块港币交给黄师傅,“这是5000块钱港币你先拿着,不够的话再找我要。”

    黄师傅用苍老的手,接着5000块钱,激动地说道“族长,您做的这玩意儿用不了这么多钱,3000块钱就够用了。

    毕竟这东西用不了多少木料,而且还非常容易做,再做五个三天时间就够了。”

    说着又要塞回2000块钱给黄小天。

    黄小天当然不会接了,“剩下的就算你的工钱。”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不过他没闲着。

    按照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他在家里尝试着制作麻辣烫。

    忙活了一天,才做出那个味儿来。

    晚饭他们就是吃的麻辣烫,张叔对这新奇的吃法非常感兴趣,准备的大部分材料都被他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