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网游小说 > 修仙游戏满级后 > 第十四章 先生
    叶抚的打扮在三兄弟看来是古怪至极的,袖子没袖子,长也不及脚踝,下边穿着的小衣又那么短。

    但是他们瞧得见,衣服的缝制技艺很精细,没有漏缝,那双把脚坦露在外的鞋子更是他们没有见过的材质所做。

    应当是个有钱人。三兄弟不约而同地想。

    乞丐的本能表现出来,他们皆是目露可怜,以行乞的姿态表现在叶抚的面前。

    叶抚只是面带着笑意打量着。倒是他身后的秦三月开始的害怕松了一些,只是有些紧张。

    秦三月有些疑惑,怎么这三兄弟跟认不得自己一样她全然没有往手里的铜钱想。

    叶抚点了点下巴说“三位吃过饭没要不然给你们点钱去吃饭”

    三兄弟听着这话,便连忙摇头,继而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

    “三月,把你手里的铜钱给我。”叶抚回头看了看秦三月。

    秦三月将一直握在手心,有些发热的铜钱递了过去。

    铜钱离手的瞬间,三兄弟一下子就意识到站在叶抚身后的小姑娘就是他们在等着的秦丫头,原本可怜兮兮的表情尽数换成了狰狞懊恼。

    为首一人站起来瞪着眼怒吼“死丫头,你去哪儿了”其余两人皆站起来目露凶相。

    说着,三人中年长者便要越过叶抚的手去抓秦三月。

    秦三月瞬间慌了神,跌跌撞撞,往后退也不是,倚靠在叶抚身旁,眼里充满惊恐。

    那只充满了油污泥垢的手就要落在秦三月的手上时,忽然一枚铜钱落在手上。

    叶抚笑着说“这铜钱很值钱的,拿好了啊。”

    愣神之间,伸手那人身体重心失衡猛然向下落去。他感觉手里如同握住了一座大山,无法抵抗的压迫瞬间将他打落在地,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他想要重新站起来,但是那枚铜钱就压在他的手上,让他无法动弹分毫。其余两人皆是呆愣住了。

    “大哥,你在干嘛”

    “快拉我起来,快快啊我快要被压死了”被称为大哥的人涨红了脸,哪有心思惦记什么秦丫头了,他觉得自己的手快要烂掉了。

    两人着急地连忙俯身要去抚自己的大哥起来,但是他们感觉此时的大哥如同一头万斤巨象,无法动弹分毫。反而是用力拉的时候,他们的大哥嘶吼一般惨叫,“别动别动要断了,手要断了”

    两人睚眦欲裂,瞪红了眼,看着叶抚怒吼“你到底对大哥做了什么,快放他起来”

    叶抚神情错愕,“哎呀,这是怎么了我不知道啊”他左看右看,显得措手不及,“我明明只是给了一枚铜钱而已啊。”

    “混蛋,大哥都这样了,你还说不知道”两人作势就是喂拳头给叶抚。

    叶抚忽然向前迈出一步,街道上灰尘轻轻浮动,一道无人察觉的波动快速卷席到三人身上,三人当即眼睛一灰,愣在原地,即便是地上的老大也忘记了疼痛,愣住了。

    这是仙路漫漫中一个10级的控制技能,“震慑”。

    “你们三人应该是得罪了什么仙人吧。”叶抚笑着说。“不信你们看。”他指了指半空。

    三人下意识地顺着他手指的防线看去,秦三月也看了过去,但是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在那三人眼里,那空中却浮现着一行金色的字。

    “你们三人有罪,罚你们永世不得踏进黑石城之内。”

    这行金字宣泄出震慑人心的威势,顷刻之间压倒了三人所有的抵抗意志。

    三人瞪大了眼,惊恐到不能自已,立马向金字跪拜磕头,“仙人”那老幺更是快要哭出来了,颤抖着,几乎跪不稳。

    秦三月一对娟秀眉毛登时撑开了,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三人的滑稽行径。那做老大的更是可笑,一手被铜钱压得动弹不了,还得拼了命别着手来跪拜,要是真有仙人也就罢了,关键是她不要说仙人了,连一片落下的树叶也见不着。

    “叶老师,这是怎么了”秦三月小心翼翼地问。

    叶抚挑了挑眉,吐气一笑,“大概是这三人被路过的仙人看得嫌弃了,就略微惩戒一番吧。”

    “可是那铜钱”秦三月正想问那铜钱为什么把老大给压垮了。

    叶抚摆手打断她的话,“那铜钱就是普通的铜钱,去收回来吧,这种人配不上收我的钱。”

    “啊我去吗”

    “莫非要我去”叶抚挑眉。

    秦三月抿嘴低了低头,她到底还是有些害怕,迟疑着。

    叶抚也不着急去催促,就等着,他知道要让这小姑娘安心地工作,最起码地得跨过这一道心坎。

    秦三月没让叶抚失望,最后还是鼓足了勇气,从她最害怕的人手里拿回了那铜钱,同时她又在心里疑惑,“这铜钱很轻的嘛,怎么就压倒了一个成年男子呢”

    叶抚笑着招手,“走啦。”

    “他们怎么办”秦三月紧跟在后面。

    “他们啊,估计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黑石城了。”叶抚手叠着,抵在后颈,抬头望天。

    语落,那秦三月看不到一行金字消散成三道金光,钻进三人的脑袋。

    神通“精神枷锁”。从此以后,“永世不得踏入黑石城之内”成了他们一辈子的思想枷锁。

    三人最后落荒而逃,一路过去跌跌撞撞,唯恐不及,狼狈不堪。

    至于叶抚,则想着既然都出来,索性就陪着三月小姑娘去走一走。

    一路过去,叶抚的行头倒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若是在以前,他倒是会感觉很不自在,但是现在却觉得没什么所谓。

    “叶老师,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别,记住,以后别这么和我说话,我才二十六岁,别让人感觉我四五十岁了。”

    “可是,叶老师,我感觉刚才他们口里喊得仙人就是你。”

    “不是我,我没有,你别瞎说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教书先生而已。”

    走着走着,叶抚忽然眉头一皱。

    他感觉有人进了自己的宅院,下意识抬目朝自己宅院看去,目力瞬间穿透建筑,直达宅院。

    看到那院子里,梨树下,有一青衣中年男人。他身材高大,去格外清瘦,面庞干净,留着微浅的胡须。黑白掺杂的长发用儒巾收束着,系成微微隆起的发髻。一袭青衫上有几处补丁,破旧却很干净。整个人气质儒雅,温纯良善。

    他身边站着之前操办签令的小厮。这表明了他的身份。小厮一直挂在嘴边的,先生。

    却见他从长袖抽出起了许多皱纹的手,轻轻接住从梨树上飘落的一朵梨花。

    梨花在他手里化作一缕微光,随后消散。

    他嘴角微弯,无声而笑,轻说“不过半天时间,你便能成长如此,看来屋子的新主人比我更知道如何对你。”

    梨树垂落一枝头,轻点他的指尖。

    他身旁的小厮却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说“先生,你说梨树明悟是那个奇怪装扮的新房客难道不是先生你吗”

    “即便再过千年,我也做不到,却不想不足半日便有人做到了。”

    “怎么可能那人明明就一点仙灵之气都没有,怎么会比先生你还厉害”名为知春的小厮难以接受。

    被称先生的中年男人眉头微微一皱,“知春,你的心浮躁了。我以前教过你,不可一叶障目,天地万般无限,无可做井底之蛙。读书人需心平气和,戒骄戒躁。你都忘了吗”

    小厮如遭雷击,重重跪在地上,此刻,他陡然想起临行前叶抚对他说的那番话。他记得叶抚说因为他知春的存在对先生升不起好感。

    此刻的他恍然意识到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错,长拜在地,正声说“请先生责罚。”

    中年男子语气依旧平淡,轻言“黑石城大幕落下之后,南下诛妖。”

    小厮知春长揖在地,“是。”

    只见中年男子轻轻一步踏出,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把这一切都听在耳里,看在眼里的叶抚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位先生算是个不错的人,只是”

    他眉头一抬,一道神识带着一句话破空而去,瞬间穿透万里之隔,落进那中年男子的耳朵里。

    “虽然对先生你感官很好,但是我还是希望下次来的时候给我打个招呼,毕竟现在的屋主人是我。”

    万里之外,中年男子愣神片刻,忽然大笑,转而轻声嘀咕,“新房客远比我想的不一般啊,看来这黑石城大幕要换一个结局了。”

    他忽然觉得心情畅快,便荡开大云三万里,御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