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穿越小说 > 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怕死,更怕失去你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    怕死,更怕失去你

    尚弈进了屋,白芷芊端着一杯递给了他,“今天抽了那么多的血,先喝杯牛奶吧,晚饭你留下来吃饭,我刚才嘱咐过阿姨,多给你做些补身体的。”

    尚弈接过牛奶喝了一口,看着白芷芊的笑脸,觉得今天在医院是他想的太多了,芷芊还是那个芷芊,没有变。

    他还是会一直好好的守护着她。

    尚弈陪白芷芊吃过晚饭就离开了,白芷芊笑盈盈的送他出门,看着尚弈发动汽车离去,嘴角的笑意变成了不屑。

    苏念坐在病床边,紧紧的握着慕斯年的手,一刻也不愿意松开。

    “丫头,你握的太紧了。”慕斯年嘴角带着笑。

    苏念低头看看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掌,松了手,然手用两只手抱住了慕斯年的手掌,“这样就不紧了。”

    慕斯年嘴角的笑意放的更大了。

    苏念眼圈红红的,“你还笑,我今天都快被你给吓死了!”

    “我这不是没事。”

    “差点就有事了,你知不知道,你从海里被捞上来的时候什么样,浑身都是凉的,你知不知道,那颗子弹离你的心脏就只有两厘米,就差那么一点,就一点,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苏念的眼泪簌簌的流下来,慕斯年想抬起手给苏念擦擦眼泪,但是手都被苏念抱着,抬不起来。

    “你以后不许再把危险都留给自己了,要死就一起死。”苏念抽抽噎噎的说。

    “说什么胡话!”慕斯年沉下眼眸,“你就那么不怕死?”

    “我当然怕死,可是我更怕失去你。”苏念声音低低的,“要是真的有那种情况出现,我宁愿和你一起死,也不愿意一个人独活,承受失去的你的痛苦。”

    “留下来的那个人是最痛苦的!”

    苏念看着慕斯年的眼眸,里面像是有一整个浩瀚的宇宙,幽深,让人忍不住沉沦,就是这么深邃好看的眼眸里放进了去了一个小小的她。

    也只有她!

    慕斯年顺着苏念的话联想了一下,他不在了,苏念自己一个人孤苦无依的生活,有了麻烦都没有人帮她解决,每天都是以泪洗面。

    他的心揪了起来,为了他的小丫头,他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

    这次是个意外,也是他大意了,他没想到王大海会这么快的再次行动,还直接雇佣了杀手,想要他和苏念的命。

    想到王大海,慕斯年脸上闪过一丝狠戾。

    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能把慕氏做到现在的程度,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和苏念在一起的时候,他收敛了那些锋芒,他更愿意和苏念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慕家的人从来不主动招惹别人,但一旦被人惹到了,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更何况这次,王大海招惹的不只是他,还有苏念,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我想抱一抱你,可是我现在坐不起来。”慕斯年嘴角带着一抹苦笑。

    “没关系,你没办法抱我,我可以抱你。”苏念俯下身子,避开慕斯的伤口,轻轻的将头放在他的胸前,慕斯年抬起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苏念的长发。

    “慕斯年,我愿陪你一起看尽世间繁华,也愿陪你一起共赴碧落黄泉。”苏念低低的说了一句。

    “这也是我的愿望,不过我更希望的是,和你一起淡云流水度此生。”慕斯年柔声说,“我这么多年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答应老头子,把你接回家。”

    “能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我也是。”

    苏念贴在慕斯年的胸膛上,听着慕斯年的心跳,此刻她觉得爱人的心跳声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苏念本来发着烧,还没好,就跑到了慕斯年这里来,折腾了那么久,和慕斯年说了会话,心里彻底的放松下来,身体的温度重新又上来了。

    她也趴在慕斯年的胸口慢慢的睡着了。

    慕斯年见她许久不说话,轻轻叫了一声苏念的名字,没有什么回应,但是感觉胸口苏念的脸枕着的那块很烫。

    他抬起手摸摸苏念的脸颊和脖子,滚烫,是发烧了。

    “念念,念念,快醒醒。”

    慕斯年搅了苏念两声,都没有什么回应,发烧这件事可大可小,严重了会威胁脑部,慕斯年顾不得身上的伤口,轻轻托起苏念的头。

    “念念,快醒醒,你在发烧,我马上让医生来给你诊治。”

    苏念迷迷糊糊的看到,慕斯年吃力的想要坐起来,胸前缝合的伤口崩开了,包扎伤口的白色纱布上渗出了血。

    苏念一下被烧的发昏的头脑一下就清醒了,“你干什么,赶紧躺下不要动。”

    说着苏念赶紧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叫了医生来重新给慕斯年处理伤口,医生过来之后,慕斯年坚决要求先给苏念诊治。

    他们两个人争执起来,都担心这对方的身体,要求要医生先给对方诊治,医生左右为难,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又叫了一位医生过来。

    一个给慕斯年重新包扎伤口,一个给苏念测量体温,打上了退烧的点滴。

    苏念还特意要求在慕斯年的病房给她加了一张床,两张床挨着,即使他们两个都躺在床上,一转头也能看见对方。

    幸好,慕斯年住的是病房,足够大,多加一张病床也没有什么问题。

    一番折腾之后,病房里终于又安静下来,只剩苏念和慕斯年两个人。

    苏念打着点滴,渐渐的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苏念一直歪着头,努力的睁开眼看着慕斯年。

    “睡一会吧,我在这守着你。”慕斯年柔声说,“别担心,好好的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好了。”

    他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苏念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

    慕斯年一直转头看着她,都没有换过姿势,钱多多敲门进来的时候,慕斯年转头,脖子都有些僵硬。

    钱多多轻手轻脚的走到苏念的病床边,看看苏念的点滴,又伸出手探了探苏念的额头,小声跟慕斯年说,“已经开始退烧了。”

    慕斯年点点头,开始退烧了就好。

    钱多多看完苏念之后,站到了慕斯年的病床边,“慕总,我有些话想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