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科幻小说 > 地球灭亡倒计时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血迹
    深夜一到,都不用陈时自己说,燃向就主动说翻窗出去,不要惊动下面的人。

    好吧,这也正合陈时的意思。

    一行人如同做贼似的翻窗出去,来到了街道上,没有了白日的喧嚣,虽然没有宵禁,但落后生产力的世界可不是现代世界,自然而然也丰富的夜间娱乐活动,一到了晚上,街道上就见不到什么鬼影子了。

    等来到之前的建筑,门已关上,陈时抢先出手,直接破坏掉了门口的锁芯。

    “等等,你们先别进去,让我进去。”

    燃向急忙拦住陈时,紧张地道“你们没有经验,别惊动了它人,让我去。”

    “行,那你小心一点啊。”

    陈时乐得轻松,退开让燃向走了进去。

    没等多久,燃向果真没有惊动任何人,牵着虫车缓缓出来,那虫子嘴里咀嚼着青草,性格温顺,毫无自觉自己是被偷了。

    “都上来吧。”

    第一次犯下偷盗行为的燃向,语气很是沮丧,总有一股踏上了什么了不得的道路上来了。

    陈时一行人立刻上车,燃向操控虫车,沿着道路向前而去,在寂静的夜晚,一辆虫车行驶在石板路上,偶然磕碰出清脆的撞击动静,但好在并不响亮,无有惊动其它人,很快就来到了城门处。

    与燃向之前说的一样,城门真的没有关闭,不仅没有关闭不说,白日内值守的几个人员,也消失无踪,这可真是懈怠了极点。

    但官方人员的懈怠,正好合适他们出去,燃向加紧操控虫车,等出去城门之后,立刻加快速度,变为疾驰在了石子路上。

    “总算出来了。”

    燃向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一名冒险家进行偷盗的行为,要是被发现了,先不说律法等问题,自个儿就太丢脸了。

    一路顺风出来,比陈时等人,燃向心中更是庆幸许多。

    “你们继续休息吧,我来驾驶虫车。”

    “好。”

    这里只有燃向会驾驶虫车和认路,陈时也不客气,示意1214b01等人继续休息。

    离开城市并无多久,道路还是变得较为崎岖,不再是那种平坦的石子路了,而是泥土构成的坑洼道路。

    这样一来,车厢内想休息的众人,除了1214b01可以无视呼呼大睡以外,其他人都不可能再睡得着。

    就这么挨到了白日,燃向坚持不住,把车子驶离道路,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我休息一会儿。”

    “大家都休息一会儿吧。”

    陈时打了个哈欠,昨晚车厢内抖动得和坐过山车似的,也就1214b01这个奇葩不怕,其余人就没合上眼过。

    想到这里,陈时把1214b01抓出来,“你来值守,可别疏忽睡着了。”

    1214b01不满地砸吧下嘴巴,但没说什么反对的话,老老实实坐在外面值守。

    休息到了中午,燃向醒来,稍微吃了点干粮,又继续上路。

    跌跌碰碰过了两个多小时,前方一个村庄出现在了视线的尽头。

    与燃向的交谈得知,一般而言,“生兰”的种植很方便,几乎只要有水就行,都可以不用去管它,最多种植方式的不同会导致粮食的多少,但不熟悉的种植方法也足够生产出十人以上的口粮。

    可方便种植不意味着肆无忌惮,因为“生兰”对土地的摧残霸道,因此“生兰”的种植区域有着严格的划分,是不允许私人随便种植的。

    四国大部分村庄的区域,种植的作物都是水果和其余的蔬菜,粮食都是由行商从其它地方运输过来。

    本来长途运输会导致粮食价格偏高,偏偏“生兰”太过变态,半亩地就能出产二十人一年的口粮,即是说,哪怕算上运输过程的消耗,只需要30万亩土地,就可以养活四国所有人。

    考虑到了“生兰”可以一个月成熟,同一块土地最大支持三次成熟期,即每年报废10万亩土地,三个月内就可以出产四国一年的粮食消耗。

    算下来,如果人口没有过度增长,它们支撑一千年,还真没多大的问题。

    不过每年报废10万亩土地也不小了,相当于边长8公里的正方形土地。要是四国狠心一点,大范围扩张“生兰”,毫无节制地养活10亿人口都没问题,只是那样一来,它们也会步入地狱。

    “不对。”

    燃向驾驶着虫车,忽地出声。

    “怎么了?”

    陈时探出头来。

    “果园和菜地内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燃向狐疑道“按理来说,一个村庄不可能在外面的田地见不到一个人……有血。”

    它陡然一惊,马上停下虫车,跳了下去,快步来到了道路侧边的田坎。

    陈时也跟着跳下车而去,见燃向蹲下身子,他低头一看,在田坎边上,确实有大片的血迹存在。

    “情况不对。”

    燃向抬头和陈时对视了一眼,陈时点头,毫不犹豫地说“可以绕行过去吗?”

    “恐怕不行,我们肯定要从对面的村庄旁边经过。”

    分布于四国的大部分村庄都有着道路以供行商过来,这些地方自然不可能有火虫列车经过,如果再把道路修得绕开村庄,那行商都可能绕过去不来了。

    “何况,为什么不去看看?”

    燃向刚说完这句话就恍悟“是了,我们现在不适合惹事。”

    冒险家骨子里就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且由于冒险家是四国官方考试和承认的身份,不仅活跃在遗垣之都和四国之外探索,还在战场上出没,也有半个治安官的独特身份属性存在。

    是以一看到不对劲,燃向就有去探索真相的本能,要不是现在任务在身,它就要去看看到底是哪里发生了变故,从而选择解决还是通知王国官方。

    “放开心点想,也许是村庄在做什么其它事情,所以召集了所有人呢?无论如何,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陈时不想招惹任何麻烦,就像他一路走来,在金属都市和灰色都市,那么多可探索的场景,他毫无去查看的念头,一个字从心,让他活到了现在。

    按燃向的说法,四国除了边境都很安定,偷盗事件都很少很少发生,那么出现了大片的血迹,就不同寻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