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穿越的流浪地球 > 玄幻小说 >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 第二十一章:想以暴制暴?
    磨山餐室,右边是大片的人工湖,湖里养着锦鲤、金鱼、这个季节,河面上的荷叶开始慢慢显形。

    告诉人们,夏季将至。

    安隅端着杯子靠着椅背望向波光粼粼的湖面,眉眼中的思绪在沉静中开始暗潮汹涌。

    桌面上的手机反反复复响了数下后,她才伸手,缓缓接起。

    “今晚七点,别忘了,绍寒若是有空带他一起回来。”

    “你自己跟他说。”

    “安隅,”胡穗冷硬唤了声,而后摆了摆手示意化妆师出去,这才接着道,“咸鱼也知道翻身,你难道想让人笑话你一辈子?”

    “您不是早就知道,我不要脸?”她冷笑反驳。

    2004年秋,赵家宴会,她夜间下班回来,本欲是想往后门上去,却不想被登徒浪子挡住去路,胡穗闻声而来,不分青红皂白上来便是一巴掌,随后恶狠狠声嘶力竭的质问声在众位宾客脑中炸开,“你到要不要脸?”

    此情此景,足以让她铭记一生。

    今日这冷飕飕的一声反问,二人皆懂。

    双方一阵沉默,餐室里洒扫的佣人见她话语阴沉,不免手中动作停了半分。

    片刻,她冷嗤一声挂断电话,将手中所剩下的半杯水倒入水池,面色阴寒转身往二楼书房去。

    傍晚六点半,安隅一身黑色蕾丝裙下来,徐绍寒正与众人坐在茶室喝茶谈事,远远透过玻璃见她一身黑下来,微疑惑,起身迈步而来,“穿成这样,去哪儿?”

    她伸手,扯了扯身上裙摆,话语随意,“参加葬礼。”

    “谁的葬礼是在晚上举行的?”不怕阴气过重?

    “世间百态,奇奇怪怪,有何是不能发生的?”她反问,面上那冷漠随意的神色让徐绍寒眸光微沉,漆黑的眸底凝聚着无法窥探的深谙。

    这日,安隅离去,徐绍寒招来叶城,一番询问才知晓,今日……赵家晚宴。

    七点整,她推开车门往赵家别墅而去,门前,胡穗一身米白色修身长裙,脸上挂着得体的笑颜在门口迎接宾客。

    忽然,见安隅一身黑下来,她眉目狠狠抽了抽。

    相握的双手指尖狠狠陷了进去。

    提着裙摆跨着优雅的步伐迈步过去,行至身旁,面上依旧是那抹浅笑,可说出来的话语是寒凉的,“我给你备的衣物呢!”

    “不喜欢。”

    “你今日参加的是豪门阔太的宴会,不是葬礼。”

    “您就权当我是参加葬礼好了,”她笑意悠悠,陪她演着母女情深的戏码。

    欲要迈步向前,胡穗过来挽上她的臂弯,即便是此时心里狠着牙痒痒,面上那端庄的笑,也未减半分。

    如同胡穗所言,今日这场宴会,多的是人看她笑话。

    可……那又如何?

    她本就不要脸。

    延路过来,不少人笑意悠悠同她招呼,且喊的,还是一声四少夫人。

    可这声招呼,不是招呼她的,招呼的是徐绍寒。

    没有徐绍寒,怎会有这声四少夫人?

    “那些笑意悠悠喊你四少夫人的人有几个是真心的?无非都是想看你笑话。”

    胡穗生怕她不知晓似得,在她身旁狠狠捅着刀子。

    “你以为我在乎?”她反问。

    她素来不喜这种鬼魅魍魉众多的场合,即便是来了,也是寻一处地方安安静静将自己藏起来。

    赵家,她是熟悉的。

    想寻一处安静的地方并不难。

    赵书颜身为赵家嫡女,这种场合,自然少不了在客厅与宾客之间你来我往,

    她乐的清闲,坐在后院廊下透过玻璃窗望着那些人人鬼鬼谈笑风声。

    上层社会的鬼,比地狱里还多。

    “您回来了?”片刻,身后响起一老妪的声响,她侧眸望去,面上含着淡淡浅笑。

    “回了,”她答,而后问到,“你儿子身体还好?”

    “托您的福,有所好转,”她答,话语恭敬带着感恩。

    “大病一场,元气难免有所伤,过几日,我让秘书送点补品过去。”

    老妪浑身一颤,微含腰话语抖索,“实在是无以为报。”

    选处,有一男子静望此处,待老妪走后才迈步上前,一身白衬衫在身,身上有几分阳刚挺拔之气。

    “回来了?”她侧眸望去,对见到赵景尧有几分诧异,这个长期在队里一年见不到几次面的人今日竟回了。

    赵景尧乃赵家三叔长子,年少时因着父母车祸身亡,便自幼长在赵波脚下,成年后考了军校,长年在外。今日一见,实属难得。

    “回了,”赵景尧答,而后目光望向老妪离开的方向,悠悠然到,“想不到你跟张妈关系这么好。”

    安隅在赵家生活多年,素来不喜言语,今日难得见她对一个佣人展露关心。

    她淡淡一笑,“前段时间去医院碰到了,毕竟生活在一屋檐下,见不得老人一把年纪了还被生活为难,出手帮了下。”

    她这话,说的冠冕堂皇,让人挑不出一点破绽。

    “回来住几天?”她又问。

    “不确定,”他视线落在屋内,看了半晌似是漫不经心道,“往年都是六月份,今年早了些。”

    “是呢!”她应和。

    “婚后生活如何?”

    她笑,难得还有个人一本正经没有丝毫取笑性的在问她生活如何,“你是第一个没有带着取笑性问我婚后生活如何的人。”

    闻言,赵景尧笑了。

    这笑意直达眼底。

    安隅望过去,亦是笑意悠悠然?

    二人静坐廊下,如同多年老友似得浅笑交谈,气氛何其和谐。

    赵景尧的随意与安隅的淡然,远远望去,是难得的存在。

    这些年,赵波与胡穗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来养,但人心低的隔阂哪是那么容易消散的?

    五月的天,微风飒飒,吹动着长廊里的枝条,二人一黑一白,在这将黑的夜晚,竟也有半分和谐。

    这些年,安隅在赵家能说得上话的人,除了一个赵景尧似乎并无旁人,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二人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受过伤的人,总喜欢抱在一起舔舐伤口,安隅与赵景尧便是如此。

    “队里养狗吗?”她低沉清冷的嗓音传来。

    本是擒笑看着屋内众人的男人微微诧异,侧眸望向她;“想养狗?”

    “徐绍寒养了条比熊,很讨厌。”

    闻言,赵景尧笑了,那笑声,如同夜风拂面,温暖而又清凉,“想以暴制暴?”

    安隅侧眸望过来,眉眼间似是带着点点星光,何其耀眼?

    “你真懂!”她赞赏道。

    霎时,赵景尧一阵轻笑,那悦耳的笑声,足以彰显男人绝佳的心情,

    “方法不错,回头我给你瞅瞅,”赵景尧点了点头道。